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之九品芝麻官 > 正文
第111章 这秦之初是个祸害
作者:大秦骑兵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章这秦之初是个祸害
  “各位,刚才我等仔细分析过了今年陛下命题的心理,看来陛下对皇家掌握的资源还是不太满意,还有进一步加强的倾向。从中也可以看出陛下对我们在礼闱中做手脚,还是有一点意见的。”魏臻聪等诸多公侯发完言后,总结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齐国公齐虞东说道:“老国公,我们还等着你给拿个主意,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是否还要按照原计划进行?”
  魏臻聪沉吟片刻,撩起了眼皮,目光在书房内扫了一圈,他的目光中充满着洞察世情的老练,“各位,这次陛下亲自批阅所有贡士的试卷,这一点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这说明陛下是真的有心从今年的贡士中选择几个能够为皇家做牛做马、又有才识的人,旭晨他们只怕没有进入一甲、二甲榜单的可能性了。
  看来咱们还是得按照原计划进行,等金殿传胪之后,为他们谋个好的差事,外放为官,咱们事先不是已经选定了几个县吗?
  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推他们为这几个县的县令。有了他们做一方父母,我们才好将那几个县牢牢地抓在我们的手中,让那几个县为我所用。”
  魏臻聪话音未落,书房外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见爷爷。爷爷,我都差点让人杀死了,你可得为我做主呀。”
  与此同时,还隐隐地有几个女人的哭泣声传来。
  魏臻聪一听,就知道是魏旭晨的声音,他皱起了眉头,“成何体统。难道天塌了不成?魏贤,把这个吵闹会议的小畜生给我轰走。有我在,天还塌不下来。”
  魏贤是在书房外面值守的护卫们的头子,他在书房外躬身道:“国公爷,是旭晨少爷和他的妻妾,另外还有子芳少爷,九捷少爷他们。他们说刚才在楚国公府,今科会元秦之初要杀他们。”
  “什么?还有这等事,把他们叫进来。”魏臻聪冷声道。
  乍闻有人要杀魏旭晨,齐虞东、燕北天两位国公的目光也在一瞬间变得冰冷至极。
  魏贤把书房的门打开,让魏旭晨他们几个进去。
  魏旭晨等人一进门,就跪在了地上,书房内诸多公侯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在了他们身上。
  魏旭晨满脸的泪痕,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往眼里面挤了葱头的汁液,齐子芳和燕九捷陪着他跪在地上,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哭,就知道哭。你们几个都是王孙公子,堂堂七尺男儿,天塌下来当被盖的主儿,这幅模样成何体统?我们花费在你们身上的心血算是全都白费了。还哭?再哭,就给我滚出去。”看着几个不成器的孙辈,魏臻聪气就不打一处来。
  魏旭晨骇了一跳,连忙止住了啼声,不过可能是刚才葱头的汁液挤得太多了,眼泪还是制不住的往下流。齐子芳和燕九捷也都吓了一跳,暗道魏老头都黄土埋半截身子的人了,脾气还这么大。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秦之初跟你们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杀你?”魏臻聪面无表情地问道,“跟我不要打马虎眼,说实话,胆敢有一句虚的,我打烂你们的屁股。”
  魏旭晨、齐子芳和燕九捷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在魏国公面前,他们也不敢说假话,说的基本上属实,只是在语气上,明显要偏向自己的。
  等他们说完,魏旭晨冷哼一声,一指魏旭晨,“魏贤,进来,给我扇这个小畜生一巴掌,给我用力扇。”
  魏贤只听魏臻聪的,二话不说,走进书房,朝着魏旭晨一拱手,说了句“二公子,对不住了。”右手抬起,狠狠地扇了魏旭晨一巴掌,当时,魏旭晨半边脸就肿了起来。
  这还是魏贤暗中留手的结果,要是魏贤全力扇巴掌,能把魏旭晨一口牙齿全都抽飞,人还得晕死过去。
  “爷爷,”魏旭晨捂着脸,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他委屈地道,“你不给我出气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让魏贤打我?”
  魏臻聪一拍桌子,怒道:“你就是欠揍。你马上就是要做官的人了,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尤其是大庭广众之下,有贵人在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得让人信服。
  你可倒好,没影的事情,也敢信口胡扯。秦之初的父亲秦友良,这人我是知道的,他家父子两代都是义商,在豫北府民望很高,豫北府的李知府在给我写信的时候,还专门提到过此人,对老秦家评价极高,赞其为难得的义商,还准备向朝廷请旨为老秦家修建功德牌坊呢。
  你连官府认定的义商,都敢诬蔑为欺世盗名,你可真是有大本事呀。我如果是秦之初,也要杀了你这个信口雌黄的小畜生。”
  魏旭晨畏爷爷如虎,面对着魏臻聪的呵斥,吓得不敢分辨一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看着魏旭晨没有一点担当的模样,魏臻聪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他刚才说了一大堆话,只怕魏旭晨根本就没有捕捉住里面的重点。
  “如果仅仅是给秦友良的泼污水,也就罢了,当着智屏郡主的面,往一名义商的身上泼污水,那就该打。这是我让魏贤打你一巴掌的第一个原因,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让魏贤打你的最主要原因是你太没有出息了,秦之初要杀你,你竟然吓得呆若木鸡,连躲都不会躲,要不是郭姑娘把你踢到了椅子下,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还不算,你身为我魏臻聪的孙子,竟然没有一点气势,连一个平民之子都压不住。那秦之初能喊出来秦家儿郎不是好欺负的,并能身体力行。怎么你就喊不出来魏家的子孙更不是好欺负的呢?
  丢人呢,我魏臻聪的脸都让你个小畜生给丢光了。”
  见魏臻聪越说越来气,齐虞东、燕北天等人连忙劝慰,“老国公,旭晨还是孩子,对他不要太苛刻了。”
  魏臻聪哼道:“他是个狗屁的孩子,他都是成家立业的人了,妾室有三个,老婆都有身孕了。还有,据我所知,那个秦之初比他还要小几岁,你们看看人家,再看看他们,手无缚鸡之力,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读书都把脑袋读傻掉了。”
  齐虞东说道:“老国公,旭晨他们是有缺点,咱们以后慢慢教育就是。咱们还是说说怎么处理秦之初吧?当着智屏郡主的面,就要杀死旭晨,还真是反了天了。
  老国公,各位,有件事我还要跟大家说一下。大家都知道礼闱前报名时,子芳、旭晨他们跟举人们发生冲突的事情吧?事后,我让人把几个闹得最凶的举人的相貌画了下来,其中有一个就是秦之初。这秦之初是个祸害,绝对留不得。”
  感谢读者大大“932384525626d、a
  ”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