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一朵黑锦鲤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避无可避
作者:露燃燃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迷幻的八卦之中的蛊乡升起袅袅云烟。
  少女白皙的面庞渗出细密的汗珠。
  月光洒满了狭长的夹道。
  一盏灯笼随风摇曳,从天下第一诡殿里晃了过来。
  四下团团黑暗的迷雾中闪着一抹耀眼的红。
  夹道长而窄,避无可避。
  墨鲤本来目力就很弱,她看了许久,才发现对面那人似是满身鲜血,来者不是外人,正是她的贴身仆从墨梅卿。
  “梅卿啊,你怎么在这儿?”
  墨鲤眉头微蹙。
  “今夜蛊乡不太平,你赶快带着生生到凡间避一避........”
  对面那人毫无回应。
  “梅卿,你怎么了.......”
  墨鲤拍了拍墨梅卿的脸,火红的灯笼衬得他面色惨白。
  过了半晌,只见墨梅卿幽幽地摊开了手,现出一团暗红色的血。
  “什么......”
  墨鲤一把抢过那暗红色的血,愤怒的泪水夺眶而出!
  “是谁杀死了我的生生!”
  鲜血在墨鲤掌心点点散开,它们缓缓融入四周迷幻的黑雾之中,最终化作一缕细细的烟,飞蛾扑火般扑向墨梅卿的方向。
  墨鲤一把揪起墨梅卿那大红色的衣领,不经意间瞥见他颈间那只凶猛的咒蝎。
  “墨梅卿,是你杀死了生生!”
  鲜红的血丝布满了墨鲤的双眼。
  “为什么?”
  感受到脖颈上传来愈发狠辣的力道,墨梅卿一个瞬移之术便闪到墨鲤身后,他的声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苍凉。
  “因为师傅的蛊王,一点也不听蛊仙祖老的话。”
  墨鲤不可置信地转过身去,她刚想问个明白,不想一眨眼的功夫,就让墨梅卿逃了。
  再回首,月下再无他人。
  空荡荡的夹道上,阴风四起。
  再往前走就是天下第一诡殿了。
  墨鲤定了定神,强忍住心中的惶恐与不安,大步向前走去。
  还没踏进大门,殿内就传来一股刺鼻的烧火味。
  “绛神,你这边出了什么事.........”
  墨鲤话音未落,就见天下第一诡殿内完好无损,只是墨巧的棺椁正在被烈日之火烘烤着,一点点的化为灰烬。
  “呵呵.......”
  “哪里来的什么千年一遇的奇蛊.......”
  意识到自己被骗,墨鲤淡然一笑,白皙的脸颊染上一抹凄凉。
  “明明说好的,我们一抓到内鬼,就把墨巧厚葬........”
  墨鲤仰起头,定定看着那棺椁化为灰烬的地方。
  黯淡的墙壁上,一个黑色的影子缓缓走了出来。
  “你不必伤感。”
  “这就是墨巧的报应,她该死。”
  “那生生呢?”
  墨鲤一把握起拳头朝绛神腹部打去,不想却没见红,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
  “呵呵.......”
  古老的烛台静静地挂在墙壁之上,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我怎么忘了.......”
  “我的上古龙指节,早就已经给了墨梅卿那个叛徒了!”
  若是墨鲤身上还有上古龙指节在,或许还可以和绛神抗衡一会儿。
  如今,生生被杀,上古龙指节又被她赠与中了咒蝎的墨梅卿,一直默默守护着她的兰也已经转世投胎,她身上再无可用之物,也再无人可以救她于水火,她要如何与蛊仙祖老绛神抗衡!
  “叛徒?”
  那黑影好似在笑。
  “你这可就冤枉墨梅卿了。”
  “为何?”
  墨鲤往后退了退,只见那黑影忽而化作人形,他依旧是一袭大红衣衫,剑眉星目。
  “因为,内鬼是抓不完的。”
  闪闪烛光下,绛神眼神灼灼地看着少女美好的容颜,漆黑的眸子似覆上了层层水雾般,早已暗涛汹涌。
  “所以,你利用我的八卦阵将整个蛊乡困住,给整个巫蛊仙境的人都下了咒蝎,让背叛你的人不得好死?”
  墨鲤颤抖的扶住了桌角。
  “绛神,你的心好狠........”
  绛神缓缓转过身去,一袭长长的红袍在天下第一诡殿的漆黑一片里显得无比华贵。
  “我苦心经营蛊乡百万余年,怎可能容许内鬼的存在!”
  那红袍男子仰头大笑,他张开双臂,只见半空中忽而升起一座偌大的祭坛,祭祀的香火味蔓延开来。
  “为了防止蛊乡的情报外泄,今日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重重叠叠的巫咒从西面八方涌来,只见祭坛周围而显现出八座巨大的石像,那石像一会儿虚,一会儿实,扑朔迷离地在天下第一诡殿的黑暗中翩翩起舞!
  “啊........好痛........”
  如雷贯耳的巫咒喋喋不休地灌入墨鲤的脑海之中,墨鲤捂着脑袋在地上疼痛难耐地打起了滚。
  “绛神,绛神,请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从重生起就注定不会背叛你的,背叛你的话也活不下来的,求求你让这些石像停下来吧........”
  不顾墨鲤苦苦的哀求,绛神一把甩开墨鲤握在他衣角的手臂,径自朝那偌大的祭坛走去。
  “灵山八巫在上,绛神今日来求一忘尘蛊!”
  祭坛上的红衣男子笑的妖冶,他红袖一挥,就见一桌好酒好菜端正地摆在八仙桌上,四周的香火越烧越旺,整个大殿内烟雾缭绕!
  “啊,这天下第一诡殿的饭菜就是可口........”
  漆黑一片里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声声刺耳,仿佛八个不同的音调合在了一起,宛若尖细的鬼鸣。
  “绛神,你已经为这女子求过了一次同心蛊,她内心的想法你一探便知,为何又来向我门求这忘尘蛊?”
  听到同心蛊三字,墨鲤浑身一震。
  不知为何,像是受到了某种神奇的感应一般·,她的脑海中忽而浮现出那一日,绛神哄诱她吞下红籽大虫的场景........
  “同心蛊.......同心蛊.......绛神你居然给我下了如此肮脏的蛊!”
  墨鲤起身飞向祭坛,她一脚踢翻了八仙桌,锅碗瓢盆碰撞在地上,发出一阵凌乱的噪声。
  “鲤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绛神起身,眼神痛苦地抓住墨鲤的手臂。
  “是我让你重活一世,与你三千兵,赐你上灵根,授你巫蛊术,为何你会对墨长生那个一无所有的木尤人动了情?”
  “我哪里不好?我到底哪一点不如他?”
  墨鲤一把挣脱开绛神的手臂,眼神里净是冷漠。
  “遥想当年,母亲将死之际我苦苦哀求,你却不肯出手相救,这是其一!”
  红红的烛光映着墨鲤倔强的脸庞,灵山八巫见墨鲤对绛神步步紧逼,又开始念起了一大串拗口的咒语!
  “后来我与长生在云上府艰难度日,是长生起早贪黑的照顾我、保护我,而你呢?你可曾给过我一分吃食!这是其二!”
  墨鲤话音未落,嘴角忽而渗出一道鲜血,滚滚而来的巫咒钻进了她的耳中,那钻心的疼痛很快席卷了她的全身!
  “你没日没夜的逼我练功,我稍微偷一点懒你就把我打的皮开肉绽,是长生,是长生用他的神药将我身上的伤疤一点点地治好,这是其三..........”
  心口处传来阵阵嗜骨的疼痛,墨鲤口吐白沫地倒在地上,她只觉得四下昏天黑地,大脑一片空白。
  “好了,忘尘蛊已经种下,这个讨厌的女人终于闭嘴了........”
  灵山八巫发出大笑的怪声,酒足饭饱过后,便消失在天下第一诡殿的漆黑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