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有个狂野老公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辰晞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仁爱区的那个杨老先生又打电话来,要求换一个新的钟点女佣了。”一名女子用带着浓浓不悦的口气,捂住手中的电话,低声的向一旁的女子抱怨。

    “什么?又不满意了?拜托,这可是这个月来第七个了耶!再这样下去,咱们可没有半个人愿意去他那了。”另一名女子眉头吊得高高,显然也是十分的烦恼。

    “现在怎么样?回绝他吗?”拿着电话的女人求救的询问,她用眼神示意,电话的另一头还有人在等待她的答案。

    “我看……还是拒绝……啊!等一下。喂!包满意清洁公司,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被询问的女人话还没说完,身旁的电话随即响了起来。

    “喂!小姐,你们叫来的女人是怎么搞的!?”电话的另一头,是一名有些年纪的女人,她一听见有人接起电话,随即出声破口大骂。

    “这位太太,请问你是哪一位?”莫名其妙被人凶的女子满心的疑问,不解的有礼询问道。

    “我请你们的人来这打扫屋内,听清楚了,只是要‘打扫屋内’,可没包括连后头的庭院也整理!”电话中的女人口气听来是气炸了。

    “只是整理屋子吗?嗯……哦!我知道了,你是……方太太嘛!怎么了?我们的清扫小姐有什么问题吗?”接电话的女人快速的翻阅了桌上的预约表,这名方太太确实是有注明,只要将屋子内部整理清洁就好。

    “她竟然把我上个礼拜,才请人来特别整理的庭院,也一并整理了!”被唤为方太太的妇人,讲到最后,几乎已经濒临失控尖叫的状态。

    “整理庭院?那很好啊!”他们可是只收了她打扫屋内的费用,这庭院的清洁费可没收耶!真是便宜她了。

    “好?好个头!你给我听清楚了,这庭院可是我上个礼拜,才请人来特别打造成巴洛克风格的,花了我将近一百二十万才完成的,而你们的小姐,竟然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把我的巴洛克庭院给毁了!”妇人气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只要一想到她心爱的庭院被搞成这样,她就恨不得拿把刀,去找那名多事的女人算帐。

    回头看着后头“井然有序”的庭院,妇人的心直滴血。

    刻意设计的、让各种不同颜色的花混在一块的花圃,这会呢,同一色系、同一种类的,全整整齐齐的排排站好,围成一个小圈圈,放眼望去,不多不少,庭院内总共有十个圆圈圈。

    喷水池上原本有两个可爱的丘比特,他们全身赤裸,手上拿着笛子吹奏。

    这会儿呢,身上多了件可笑的发黄小YG内衣,下头还包了件可笑的黑色内裤。

    而原本该是喷着水的可爱小弟弟部位,这一会,竟被人用小软木塞给塞住,还用瞬间胶给黏死,拔也拔不起来……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要怎么办?你们叫那什么小姐,为什么把我的庭院搞成这副德性!”妇人气呼呼的吼道。

    “方、方太太,你别生气,呃……我帮你看看,是哪一位小姐到你那去打扫的。”

    被那妇人这么大声一吼,女子吓得差一点把电话给弄掉了。

    她翻了值班表,看了一看。

    “呃……呃……我看看哦!是……是……”

    不看还好,这一看可不得了。

    是哪一个笨蛋,把这家伙安排到只做半套服务的客户手上!?

    难道大家忘了,她可是包满意清洁公司里,传说中的洁癖女——所到之处,“任何东西”都会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女子手上的值班表掉落在地上,尖叫声随即回荡在办公室内——

    “隶小奴——”

    “啦啦啦……”隶小奴心情愉快的走在大街上,口中哼着歌,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无事一身轻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是她刚才才完成了一件大工程。

    一想到自己将那间房子里,原本乱得吓人的庭院给收拾整齐,弄的美仑美奂,又让站在水池上,可怜到必须全身脱光的两个小男孩穿上衣服,她的心情更是好的不得了。

    “这可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嗯嗯!积功德、积功德。”

    她身上穿着包满意清洁公司的全套蓝色制服,头上绑着斜一边的马尾,未施脂粉的脸蛋上,充满着活力与朝气,脸上大大上扬的笑容,让路过的人看了,也忍不住跟着心情愉悦了起来。

    “现在赶快回去,说不定还有什么好工作可以做。嘻嘻。”她隶小奴可是个认真得不得了的员工哦!

    虽然今天的四个工作都已经完成,不过最讨厌脏乱的她,可巴不得帮助全世界,为家中凌乱不堪而感到烦恼的人。

    一想到下一个客人的家中,也许更脏乱不已,她体内的兴奋因子就忍不住直往上飙升。

    “擦、擦、擦,刷、刷、刷,东擦擦、西刷刷,整洁亮晶晶,啦啦啦……”也不管路人对她投来奇异的眼光,隶小奴就这么一面朝着公司方向走,口中不停念着。

    是的,眼前这看来天真活泼的女孩,就是咱们伟大的隶小奴,同时也是包满意清洁公司内的员工,正急欲找寻回来处理善后的女主角。

    虽然现在已是二十一世纪,人人手上都有一只手机,而隶小奴身上也有,不过……从来不懂得怎么使用的她,几乎从来不开机,搞得众人怎么找也找不着她,只能坐在公司内干着急,等着她大小姐自动现身。

    从隶小奴的样貌看来,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她已经是个二十一岁的女人,她整个人充满天真无邪的单纯气息,总让大家误以为她是个刚成年的女孩。

    “好多垃圾都被丢在地上。”隶小奴嘟起嘴,看着人行道上的烟蒂、喝完的饮料罐,她不加思索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垃圾袋,将地上的垃圾给捡了起来。

    她一面走,一面捡,才短短的一段路,她手上的垃圾袋已经被装满了。

    她将手上的那一袋垃圾给绑了起来,又从另一个口袋拿出一个垃圾袋。

    “真是的,要是把这些全捡起来,可是能赚得不少钱,怎么大家都不捡呢?”她一面念,一面边走边捡着地上好似捡不完的垃圾。

    事实上,她捡这些也不是为了钱,只是有洁癖的她,就是受不了四周围有任何的脏乱存在。

    “如果大家都懂得保持环境的清洁,干干净净的,看来不是很舒服吗?”捡起视线中的最后一个饮料罐,她用力的吐出一口气。

    满意的站起身,她伸手擦着冒汗的额头,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靥。

    她转回头,看着后头干净的人行道,心中浮现一抹成就感。

    “就是要干净看来才好嘛!”她用力的拿起手上那两大袋的垃圾,准备走向正前方的大楼,也就是她隶属的公司,包满意清洁公司。

    “啊——”

    突然,前方十字路口正中央,传来一名妇女的尖叫声。

    正在等红绿灯的众人,包括隶小奴,都朝发出尖叫声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手拿着枪的男人,正挟持着一名女性,在他们的前方还有两名男子。

    路口前后左右方的车子,全被赶来的员警给管制住,不得通行。

    众人皆以着好奇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四人。

    “放下枪吧,江强,你是逃不掉的。”站在歹徒前方的两个男人其中之一,语气冷静平稳,神情不慌不乱的劝着。

    “我听你在放屁,你们不要过来,过来的话,这个女人就死定了。”被唤为江强的男人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口中骂着难听的话语,带着手上挟持的女人,一步步的向后退到一旁林荫大道的草皮上。

    “没有用的,这里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了,你还想逃到哪里?”男人又开口说话了,他缓缓的朝着江强的方向走去。

    “走开,不要过来,要是再过来,我开枪了!”他将抵在人质额上的枪扣下扳机,又粗声大吼。

    “如果你杀了人,罪行可就不只是抢劫这么轻了。把枪放下,这里的路人很多,要是你再误伤了人,这辈子恐怕只能在牢里度过一生了。”男人面无表情地再度劝说道。

    “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警告你,要是不给我安排一辆车子,小心我眼前这个女人没命!”江强又是一声大吼,他一手紧紧地夹着身前女人的脖子,狰狞的脸上浮现一丝狠意。

    “不、不要,救、救命啊!求求你们,救救我和孩子!”被挟持的女人一听他这么说,害怕的忍不住大声求救,全身不断的颤抖。

    “你要车子没问题,不过请你先把那女人给放了,她大着肚子,你这举动会让她受到惊吓。”

    “放了她?白凛风,你当我是白痴?放了这女的,我还有可能全身而退吗?要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安全,你就赶快叫车来!”江强又收紧圈在妇人脖子上的手,枪仍抵在她的额上。

    “那抓我、抓我,你放了她。”突然有个女子出声说道。

    这声音一出,众人忍不住的大声惊呼。

    一个看来很年轻的女孩,不知何时冲破了封锁线,来到了犯人江强的身旁。

    只见她手上提了两大袋的……呃,垃圾?

    “喂!你?”被唤为白凛风的男人紧皱眉,压根没想到会有人这么跑进来,还不要命的站在犯人的身旁,自愿做人质。

    “那你抓我好了,这位太太她怀孕了,而且肚子还圆滚滚的好大一颗,我猜一定是个女生,所以你抓我好了,不然等一下她太紧张,突然要生了,那怎么办?”隶小奴放下手上的两大袋垃圾,双手伸向前,一副等着被上手铐的模样。

    从她单纯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丝的害怕和不安,却有着为眼前妇人的情况感到担忧的神情。

    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白凛风神情凝重的盯着前方男人的一举一动。

    “走开!”江强粗声大吼,他怀疑眼前这自告奋勇,看来像个孩子一般的女人,其实是员警的身分。

    “我不能走开啊!都说了要和这位太太交换了,你听不懂?”隶小奴再一次重申。

    “你看、你看,被你抓的那位太太看起来很不舒服耶!要是等一会你要逃的时候,她要生了,可是会耽误到你,说不定你还得一边逃亡、一边帮她接生。恶!血淋淋的喷的你一身都是,说不定她会大声的尖叫,害你出现短暂的耳聋现象,最糟的是孩子生出来后,你还得帮忙照顾……

    你想想,一边逃亡、一边当奶爸、一边拿枪、一边又要帮孩子换尿布,这不忙死你才怪!”隶小奴伸手搓了搓手臂,光用想的,她就能想象出他未来可悲的命运。

    “呃……这……”江强一听她这么说,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他低头看了看被自己给挟持住的那名孕妇,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

    光是用想象的,也知道这孕妇会成为他逃亡时的累赘。

    他又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用着天真无邪的目光盯着他看的隶小奴。

    “你,过来。”江强命令的说。

    “那你要放了她吗?”隶小奴讨价还价的问。

    她可是真的很担心那位太太。

    “你先过来。”

    “不要,你先放了她,我再过去。”隶小奴比了比他面前的女人。

    “他妈的。”江强放开了那名妇女,转眼间快速的伸出手一把拉住了隶小奴,将枪改抵在她的额头上。

    妇人快步的冲到警察人员的身旁,眼中对隶小奴投射出感谢之意,没多久,救护车随即将她给带走。

    看着眼前这一场叫人摸不着头绪的戏码,白凛风冷着脸不语。

    眼前这女人是打哪一个星球来的?

    虽然她救了那名妇人的举动,令人感动,不过……这也让她自己身陷于危险之中。

    但为什么,她却仍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她该不会以为现在这情况,只是在拍戏吧!

    “白凛风,现在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要是你再不给我准备一辆车,小心眼前这小娃没命。”江强比了比隶小奴。

    “这位犯人大哥,我不是小娃啦!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隶小奴最讨厌人家叫她小孩子,连小娃这字眼也不行,唤她为女人或者小女人还可以接受。

    “你闭嘴。”江强伸手掐着她的脖子。

    “唉呦!犯人大哥,我实在很不想告诉你,不过……虽然你这样掐我的脖子是很痛,但这点我还可以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你到底几天没洗澡了啊?身上好臭哦!你的衣服……有种酸酸的臭味,该不会是刚从垃圾桶走出来的吧!要知道,逃亡可是很辛苦的,要是全身又臭又脏,那心情会更糟,而且很容易生病哦!”

    闻言,白凛风这下非常肯定,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刚从疯人院出来,就是准备要被带去的那一种。

    她可还真是搞不清楚状况,人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不可能会出现的举动,不可能会说的话,她全做了。

    而且……似乎还把犯人搞的心烦意乱的,真是好笑。

    “你敢再说话,小心我打爆你的头!”江强不耐烦的怒吼。

    这女人真多嘴!

    “恶!打爆我的头……”一想到那情景,隶小奴忍不住缩了下身子,全身打了个冷颤。

    那女人可终于知道怕了。白凛风冷哼了一声。

    看她一脸惊恐的模样,想来是她终于了解,自己此刻的情况有多么危险和不自量力了。

    虽然救人是一件好事,不过像她这种连后果都不去思考,就想当英雄的作法,他实在无法苟同。

    “那不就会搞得很脏……恶!地上全是血……清洁人员要整理,可得花一番工夫耶!这有损市容啦!”

    说不定人家看了还会吓得晕了过去,她可不想成为破坏城市街景的罪魁祸首。

    “你……”江强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开始后悔拿这个女人当挟持对象了。

    要是他顺利脱逃了,说不定也会在逃亡的过程中被她烦到死。

    看着江强怒火中烧的模样,白凛风紧眯起双目。

    他朝着站在江强身后的员警打了个暗号。

    “你想带着这个女人逃吗?”白凛风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

    “什么?”江强抬头警戒的望着他。

    “这女人啰嗦的可以,带着她走,想必你会更麻烦。”他又上前了一步。

    “什么……”麻烦?

    听见他的话,隶小奴倒抽一口气,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喻为麻烦。

    但她话才一出口,马上被白凛风冷冽的目光给瞪得住了口。

    “你住嘴,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投降,白凛风,我告诉你,就算是带着这个麻烦的女人,我也一定要离开。”

    “是吗?看看你的身后,你想自己逃得了吗?”白凛风比了比他后头那一群,原本站在封锁线外的员警,现在都已经来到他的后头,且将枪抵在他的脑门。

    “什么?”江强身子一僵,后头的那些人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后头,他怎么不知道?

    “放下枪吧!你已经逃不掉了。”白凛风这时已经走到隶小奴的面前,他的双目直视着她后方的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