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有个狂野老公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辰晞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男人……一定把牛奶当水喝。隶小奴拾高头看着眼前的白凛风,他至少高她一个头以上。

    他有着约一百八的壮硕身躯,全身上下散发一股气势,站在他身旁,会让人忍不住感到敬畏。

    偏偏他又长得很好看,古铜色的肤色,加上如雕刻出来般的脸部线条——深邃迷人的双目、直挺的鹰勾鼻、抿紧的性感薄唇,再搭配上他那一头略为凌乱却很有味道的头发,要是不说的话,大家也许会以为他是个混血儿呢!

    “哦!你已经被重重包围了,还是赶快投降吧!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隶小奴凉凉的说。

    她就知道,做坏事绝对没好报,像她这么好心,福大命大,发生什么危险的事,一定都能化险为夷。

    “都是你,是你的错,要不是你这臭女人故意一直打扰我,害我分心没注意他们逼近,现在也不会成为这种局面,而你……竟然在这里说风凉话?我要杀了你这臭女人!”江强恼羞成怒的大吼。

    要死,他也要拖个人下水。

    “小心!”白凛风突然伸出手来,一把将隶小奴拉进自己怀中,滚到地上,又掏出身上的枪,朝江强的手射出一颗子弹。

    “啊!我的手——”江强痛得嘶声大吼,他跪倒在地上,紧抓着自己受伤的手腕。

    四周的员警在这一刻,迅速的冲到他身旁将他包围。

    “快一点救我,我中枪了……”江强忍不住的大声哀号,方才的气焰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危机解除了,围观的群众纷纷向前聚集,有的人数落着嫌犯江强,有的人则是朝向白凛风的方向跑去。

    “哇!白组长,你刚才那样子好帅哦!”围观的人纷纷将崇拜的目光投射在白凛风身上,大部分是女人。

    看着隶小奴被他紧紧拥在怀中的模样,女人们纷纷感到扼腕不已。

    早知道她们就上前自愿做人质了!

    女人们皆用一脸羡慕的神情望着隶小奴。

    “对不起,请借过。”

    白凛风拉起了和他一起扑倒在地的隶小奴,神情严肃。

    他拥紧了隶小奴,自人群中离开,对于周围女人崇拜的目光和言语,完全不为所动。

    而另一头——

    “江强,你可真倒楣,什么人不好遇,偏偏遇上白组长经过这,不过……说来也是你的福气,白组长可是有好几年没有亲自办案了,这一办就是你的案子!”

    将受枪伤的江强抬上救护车时,一名跟随在旁的员警,风凉的嘲笑着。

    警界中谁不认识白凛风,他至少破获了百件刑案及数十件大宗案件,是警界的英雄人物。

    他为人耿直,要是哪个没长眼睛的想贿赂他,下场肯定凄惨。

    凭他辉煌的功绩,绝对有当总警司的条件,不过,他本人却不愿意,宁可继续待在重案组内,当个高阶组长。

    就他的说法是,打击罪犯,为人民服务,远比做个没事干的总警司有趣多了。

    白凛风带着隶小奴走到了警车旁。

    他放开了拥在怀中的女人,仔细的替她检查了一番,想确认她身子有无任何的伤。

    隶小奴则像个木头人一样,全身僵硬的动也不动,表情看来是吓傻了。

    很好,这女人终于知道害怕了。白凛风冷眼看着隶小奴。

    “你可知道你方才那样有多愚蠢?要是有个万一,他的子弹打爆了你的头,也是你自找的,活该。”他的语气平板无起伏,唯有眼中冒出的熊熊火焰,看得出他此刻的愤怒。

    “你……”隶小奴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小声的让人无法听清楚。

    “什么?”

    “你能不……不……”

    他低下头朝她靠近的举动,让她原本已僵硬的身躯更加僵硬。

    “你说什么?大声点。”白凛风皱起眉,这一次,他的脸几乎要贴到她的脸。

    吸气——吸气——隶小奴再次提醒自己大力吸气,就怕一个不小心缺氧窒息而死。

    她的身子微微的轻颤着,头低的几乎快碰到地上。

    白凛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怎么搞的,见这没大脑的女人一副害怕不安的模样,竟感到心疼了。

    她想必是回想到刚才的情景,因而惊吓过度,回不了神吧!

    “好了,别害怕了,事情已经结束,你也安全了,别怕。”他伸出手拍着她的背,语气变得温柔和缓。

    一下……

    两下……

    三下……

    “啊——”隶小奴在他拍了她的背三下后,终于受不了的大叫出声,她想也不想的,用力朝他的胸膛推了过去。

    白凛风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在毫无防备之下,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推倒在地。

    只见他一脸错愕吃惊,瞪大眼望着立在他前方的女人。

    “我、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靠这么近。”隶小奴大声的说,白皙的脸蛋瞬间涨红。

    她无邪的大眼里,此刻除了惊吓外,还有对他的不满。

    “你……你在搞什么鬼?”

    这女人……竟然推倒他?为什么要推倒他?他也不过是想安慰她而已。

    “我、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紧?”发现自己把人给推倒在地,隶小奴突然回过神来,她脸上、眼中明显浮现了歉意,着急的不断道着歉。

    这男人……他的靠近让她心跳加快,情绪不定,紧张的不知所措。

    白凛风坐在地上,冷哼一声。

    要不要紧?他来推她试看看。

    没想到第一次对女人表现出友善之意,下场竟是这样。

    这可伤了他男人的面子。

    “我很抱歉,只是你——”隶小奴准备蹲下身子拉他,却被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记者给推开了。

    “白警官,请问这一次为什么由你亲自出马?江强是你目前锁定的对象吗?”前来的女记者蹲下身询问,手上拿着麦克风,后头跟着一个手拿着摄影器材的工作人员。

    “白警官,请问这一次案件的详细情况是?”

    “白警官,人犯的情形如何,听说他中枪了,是吗?”

    围绕在他身旁的记者,你一言我一句,大家都在等着他回答。

    但白凛风只是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脸上毫无温度可言。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脏污,开口:

    “这一次的对象不是目前锁定的犯人,他并不属于猎虎专案内的人。”

    “那么为什么这次由你指挥?”一名女记者好奇的问。

    “碰巧经过这里,所以顺便抓人。”

    “白警官,请问犯人受伤了,是真的吗?”

    “是的,他正打算对人质开枪。”

    “是你开的枪吗?犯人的情况目前如何?有生命危险吗?”

    “是我开的枪,犯人手部中弹,人已送往最近的医院。”白凛风的语气,从头到尾都平缓无高低起伏。

    “请问人质是否安全?”

    “人质很安全,平安无事。”他抬起眼越过记者群看去,想找寻隶小奴的身影。

    人呢?发现她不见了,白凛风转移视线四处寻找,却没见着人影,就连她所提的那两大袋垃圾,也跟着不见了。

    “白警官,听说你拒绝担任总警司一事,让高层长官十分不高兴,对于这事,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你是不是有受到上面人的打压?”

    “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拒绝任职的理由?”

    “传闻你收了贿款,是真的还是假的?”

    各家媒体不断的询问,但白凛风只是淡淡的撇撇唇,始终不发一语,脑中想的是刚才那个不自量力女人的身影。

    刚才她想说的是什么?

    他身上怎么了吗?他身上有什么东西,让她在他靠近时害怕,以至于不得不把他推开?

    没想到自己竟会对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感到在意,白凛风苦笑的摇着头。

    回过神,他发现现场的记者都还在,有些新闻台仍在现场直播中。

    抿起唇,他不发一语的离开了众人,朝着他的车走去。

    谁说隶小奴人突然不见了来着?

    因为案发现场,距离她的公司所在地,不过两百公尺,所以她早就趁一阵混乱时溜回公司。

    “哈罗……我回来了。”她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整个人看来十分的没精神。

    “你老大姊可终于回来了。”

    公司内的员工一见着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好累哦!”她全身软绵绵的趴在桌上,手上提的两袋垃圾被放在一旁。

    刚刚那个警察到底是谁?很有名吗?

    原本她想向他解释,自己真的不是故意要推倒他,不过却出现了一大堆的记者,害得她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了。

    白凛风……大家是这么唤他的吧?

    瞧他方才的模样,肯定很生气她忘恩负义推倒他的举动吧!

    其实她也不是故意的嘛!

    谁要他身上的那种味道让她感到慌张,还有,他刚才英勇的救了她一命,害得她面对他就好紧张。

    “下次见到他再和他道歉好了。”隶小奴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什么道歉?人家才不要你道歉好不好,她说要你赔偿她,或者把她的庭院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一名神情紧张的女员工,不知何时坐在她身旁。

    “什么?”隶小奴抬起头,不解的看向她。

    什么赔偿?是指也让他推一下吗?那他也太小气了吧!她可是很诚心诚意的想道歉呢!

    单纯的她压根没想到,根本没人知道方才的事,哪可能跟她谈论这事啊?

    “什么什么东西?我说小奴,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啊!”女员工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

    “你也有下楼去看刚才的情形吗?”隶小奴点头。懂!她当然懂啊!不就是害人跌倒在地吗?

    “什么下楼?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啦!我现在和你说的是,今天你去方太太那帮人家打扫不是吗?”女员工伸手敲了她头一记。

    “哦!痛!对啊!我就是刚从方太太那里回来的啊!你就不知道,她的家好乱,不但内衣裤乱丢,地板上的灰尘也结的好厚,我怀疑她大概半年没有整理过家里了。”

    一想到这,隶小奴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虽然她乐于打扫,喜欢把一切弄得干净整洁,不过回头想想,方太太家那犹如第三次世界大战般的脏乱情景,仍觉得好恶心!

    “是啊!人家强调只要整里屋内,但你是不是连庭院也一并整理过了?”女员工瞧她搓动手臂的举动,只能摇着头叹气。

    看来她的洁癖害死她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是她打电话来的吗?”隶小奴用力的点头,脸上浮现兴奋。

    她开心的继续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看她那庭院好乱,一点也没有整齐的感觉,她又说要在晚上的时候,请朋友来家中吃饭,我就想,也许人家也会到她的庭院去参观,所以就顺便帮她整理了。

    你就不知道,她那庭院好乱,乱七八糟的,所有花的种类全混在一块,可见她一定是没细心在照料,还有,她水池上的那两个小男孩好可怜,竟然没有穿衣——”

    “停!”女员工不想再听她滔滔不绝了,要是再听她讲下去,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这里的员工都知道,隶小奴除了是个百分百的洁癖女外,还有一项会令人头皮发麻的特点——那就是爱碎碎念。

    “我就长话短说了。”女员工一脸同情的拍拍她的背。“人家要你赔偿她一百万元。”

    “什么?”隶小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睁着一双大眼,小嘴张的大大,怀疑自己听错了。

    “没错,人家方太太要你赔偿她一百万元的重新整修费,我想你也没办法把她的庭院,恢复成先前的模样吧!”

    “为什么?”隶小奴不敢相信的大叫。她可是帮忙把人家的庭院弄得干净漂亮,为什么要赔钱?

    “因为方太太说,她的庭院是特意请人弄成那样的,什么今年流行的巴洛克风格,我也搞不懂。而她今天之所以要请人来家中做客,为的就是想展现她那美仑美奂的庭院。

    这下被你搞成这样,她也没办法请人来做客了,而你……必须赔偿她重新整修的费用。”女员工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看着两颗眼睛睁的大大,像快要掉出来一样的隶小奴。

    “什么……巴洛克风格?明明就是个杂乱无章的庭院嘛!”隶小奴大声喊着冤。

    吓人家这么说,我也没办法。而且看在你将她的屋内,整理得如此干净的份上,她已经很善待你了,没有连那两个丘比特雕像也要你赔,否则可不只一百万。”

    什么丘比特?隶小奴的脸上挂着两串苦瓜,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我……哪有这么多的钱?一百万耶……”她连十万都没有,哪来的一百万?

    “怎么办?人家没那么多的钱……”隶小奴六神无主的拉着女员工的手,用力的摇晃。

    “我也没办法啊!”女员工跟着叹气,如果她有钱,她也愿意借给她,不过……她的存折内好像只剩下七千多块,她可是月光一族。

    “那……”那她要怎么把钱还给人家?

    什么巴洛克风格?什么丘比特?

    她不懂啦!她只不过是好意帮她把庭院整理干净,怎么会落得这下场?

    “我知道了!”女员工突然用力的拍着手大叫。

    “什么?你有办法吗?”隶小奴期待的瞅着她看。

    “有三个办法。”

    “什么什么?”她着急的问。

    “第一,向老板借钱。”反正老板这间包满意清洁公司也赚了不少,而隶小奴又是个认真尽责的好员工,老板应该会借给她。

    “我一个月才赚一万八,那要还好久。”隶小奴算了算,大概也要花将近五年的时间。

    “第二,去酒店上班,我听说每个月的薪水最少十万哦。”

    “酒店?”她不会喝酒,不过……这钱好像很多耶!隶小奴有点受到吸引了。

    从没进过酒店的她,以为只要喝酒就好了,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项危险的工竹。

    “那,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女员工见她垂头丧气的模样,轻轻抚着她的头安慰。

    谁叫隶小奴是这里面的员工年纪最小的,大家有时虽受不了她的洁癖、爱碎碎念,不过她却是个不错的女孩。

    “是什么?”隶小奴眼巴巴的望着她,把一切的希望全放在她最后一个办法上了。

    “去钓个有钱的男人,让他帮你付一百万。”她想过了,以隶小奴这样天真无邪又可爱的样貌,应该有那本领迷得男人团团转。

    啊?

    隶小奴嘟起嘴,升得高高的希望一下又坠到谷底。

    从头到尾只有第一项是个能用的方法,其他的……算了吧!

    “你这女人,给人家出那什么笨主意。”

    突然,一个年约五十好几的妇人,出现在两人的后头,她朝女员工的头上敲了记。

    “谁啊!老……老板。”女员工心虚的低下头,一脸无辜的瞧着她。

    “快去做事。”

    见那名员工走了,包满意清洁公司的老板拍拍隶小奴的肩安慰:“我先把钱借你,你再慢慢还我。”

    刚才她已经听见她们的谈话,知道这件事情后,她早就准备把钱借她。

    “可是……”

    那要还好久,她会不好意思。

    隶小奴摇头。

    “不然这样吧!从今天起,你开始接一些家管的职务,薪水比较多。”老板提议。

    “家管?”什么东西?她是听过管家,但没听过家管啊!隶小奴有听没有懂。

    “就是成为人家二十四小时的钟点女佣,这项职务包含了很多工作,除了整理家务外,主人一切的生活所需也必须由你打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胜任。一个月下来我算过了,将近有四万左右。”

    四万?

    “好!我做,做家管,我做。”隶小奴点头如捣蒜,眼中冒出晶亮光芒,彷佛寻得一线生机。

    “好,那我会帮你注意一下,有哪些人需要家管。”老板满意的笑了。

    当然,她也会好好替她过滤一下人选。

    她是真心喜欢隶小奴这小女孩,因为她在工作上十分努力又尽责,心思单纯、不会与人勾心斗角,相当好相处。

    闻言,隶小奴高兴的大声欢呼。

    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欠人家钱没办法还了。

    家管啊!等着哦!她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