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有个狂野老公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辰晞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距离上一次回到家的日子,已是五天前,也就是他生日的那一天。

    那一天,白凛风和家人一块出外,吃了一场约三个小时的生日大餐,当局里的人员,以着索命连环Call的方式,不断的打给他后,他的那些家人才勉勉强强的放行,让他得以先行离开。

    白凛风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甩在肩后,嘴上叼着一根烟,另一手拿着一袋这几天在警局内换下来准备清洗的衣物。

    他关上了车门,神情显得有些许疲惫。

    追了最近的目标嫌犯刘逸一个月了,原本已锁定了他的行踪打算逮人,没想到就差这么一步。

    似乎有人和他勾结,把警方的消息透露给他。

    参加这次行动的,加上他有七个人,这代表他以外的六个人之一,有一个是那个告密者。

    白凛风冷冷的勾起唇。

    看来又是为了钱吧!这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过那个人,想来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哼!躲得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所以他并不为此次围捕失败而感到愤怒。

    不如就守株待兔,将他们一网打尽……

    边想着,边走进自家大门口,他拿出钥匙正要打开门,突然,眉紧紧皱起。

    他是不是看错了……

    白凛风向后倒退了几步,目光望向一旁的庭院。

    眼前庭院的景象令他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原本空荡凌乱,又杂草丛生的庭院,这一会……竟变得整齐干净又……漂亮得像个花园?

    一株株开得灿烂又娇艳的花朵,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五颜六色的,将整个庭院装点的美仑美奂。

    而那棵枝叶茂密杂乱的大树,也被修剪的整整齐齐,就连一旁那座已干枯的喷水池,也被重新启动了。

    “这是谁弄的?”白凛风摸不着头绪的走向庭院,看向池子内。

    此刻里头有数只他叫不出名称的鱼,正悠闲的游动着。

    微微的风轻轻的吹送,阵阵的花香味也跟着飘送人他的鼻间。

    这个家最常来光顾的,除了自家那两个女人外,他实在想不出有谁会来,又可以自由的进出。

    但依照她们一个比一个还要懒的个性,连自己家都未必会打扫,白凛风一点也不相信眼前这幅景象,会是她们两人其中之一的杰作。

    那……是谁?

    白凛风刻意的绕到后院,打算从那里的后门进入屋内,没想到又见着了另一种景象。

    他的衣服……原本放在洗衣机内还没洗好的,以及洗好的放在桶子内未晒的……还有,连穿都还没穿过的……都全晒在衣架上。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为什么连他的衣服都有人洗了?

    白凛风想也不想的直接打开了后院的窗子,谨慎又小心的跳了进去。

    如果说是有人闯空门,他可不信有哪个笨贼,会呆到连他的家都帮他清理干净。

    屋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空气清新、干净的味道,白凛风发现自己的家……焕然一新。

    该是布满灰尘的家具,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还重新上过保养油,看来和新的没两样,放眼望去,室内似乎一丝丝的灰尘都没有。

    他十分确定这里是自己的住所……但是,却又不像是他的家。

    “咦?”白凛风提得高高的眉,这下又挑得更高了。

    他听见了有人在哼歌的声音,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还有……一阵阵香喷喷的卤肉味扑鼻而来,这让他想起自己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有两餐没吃了。

    想也不想,白凛风直接走到厨房。

    果不其然,有个陌生的女人正背对着他,手里拿着勺子,搅动着炉子上头的锅子,口中哼着让人听不懂的歌。

    “你是谁?”确定那女人没有攻击性后,白凛风双手交叉在胸前,冷冷的开口。

    “啊——”一听见有人的声音,正自得其乐的隶小奴被吓得大叫出声。

    她拿着勺子快速的转过头,眼中带着微微的恐惧。

    “是你——”那个让她忍不住心跳加快的警察?

    “是你——”那个笨得让人想狠狠骂一顿的女人?

    同时看见彼此的两人,忍不住的大叫出声。

    男的呢,比较镇定些,他除了微微挑高了眉,眼申明显浮现些许的吃惊外,倒没像眼前的女人一样,一副下巴快掉下来的模样,还用拿在手上的勺子指向他。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隶小奴口吃的问。

    “我才要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白凛风好笑的问。

    “我?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啊!”她说的理直气壮,嘴巴翘得高高的。

    “你工作的地方?”白凛风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说这是她工作的地方?但这是他的家耶!怎么他这做主人的却不知道有她这名员工?

    “是啊!我在这里做全职的家管,负责这里的清洁工作。”她以最快的速度解释,但话一说完,她又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得向他解释。

    “家管?整理这?”

    “嗯!是一位白小姐雇用我的。”隶小奴话一说完,便快速的放下勺子冲向楼上,不一会,她拿来一张合约书,证明自己没说谎。

    一看见她手上的合约,白凛风这才想起,前几天净月似乎有打电话给他,但他正忙着开会没时间接,后来她在他的手机内,留言说什么请到人来为他顾家了,原来就是她。

    “喂!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隶小奴质问他。她可没听见有人按门铃,也没发现有人开门。

    该不会……她突然瞪大了眼,向后退几步,整个人缩在一块,抱住自己的胸前。

    “你……闯空门?你要做小偷?不可以哦!你是警察,警察要是犯案,罪可是比一般的平民老百姓还要重。”她好心的提醒。

    一来是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张合约,没有半点防身用具,他的块头又这么大一个,她想抵抗大概也没办法打败他。

    二来,她可是这里的家管!合约上写着,她得负责家中的清洁和安全,所以……她必须保护这个家。

    “怎么了?那一天对抗拿枪的嫌犯,你不是很英勇,自告奋勇地做人质?怎么这会变胆小了?”白凛风见她这害怕的模样,突然玩心大起,想戏弄她。

    “那天人很多啊!又有警察在,那名太太也很可怜,所以……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这,而你这个警察又是坏蛋……”没有人瞧见,没有人可以帮她,她……她当然会怕。

    更重要的是,先前面对他,她就会紧张了,这会,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她当然更不安了。

    “原来如此,我懂了。”白凛风好整以暇的坐在餐桌前,用一脸酷酷的模样盯着她看。

    他和她可真是有缘!

    先是在那种情况下碰上,而这一次,她竟成为他雇用的钟点女佣。

    瞧她此刻不安的模样,要是让她发现,自己将是她未来的雇主,那岂不是更好玩了?

    呵!想到她的反应,他就觉得新鲜有趣。

    看来他未来的日子应该会有趣不少。

    隶小奴睁着大眼,神情略为无辜的盯着他瞧。

    “你……不打算走吗?”他的举动让她不知所措。“我、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报警,你……快一点走好不好?”她小心翼翼的提出要求。

    如果可以,她真想跑走,和他两个人单独相处在一块,怪恐怖的。

    不过她不能走,因为这里的薪水很丰厚,再加上她都签了为期一年的合约,如果毁约,她可得赔更多的钱。

    “外头是你整理的?”白凛风不理会她的问题,反问她,比了比外头的庭院。

    “是、是啊!”

    “嗯!”很漂亮,他喜欢她整理得如此好看的庭院,就连家中,也被她清扫的一尘不染。

    这可是他从住进这以来,这里最干净像个家的一次。

    而且……

    白凛风想到,未来的日子,将有个人为他在家中等门,那感觉实在好得不得了。

    不只是家的感觉,还有一种淡淡的感动,原本空荡荡的屋内,将有一点人气、声音和活力……

    “喂!”她开口。

    “你在煮什么?”突然,他的肚子因闻到她煮的香味,而咕噜咕噜的叫着。

    “啊?我?牛腩。”她据实回答。

    “那我也来一碗好了。”

    “为什么我得分你一份?”他可是闯空门的坏人,有哪个笨蛋,会为专门来偷别人东西的贼准备吃的?

    她手擦在腰间,语气微怒的模样,让她看来像个爱生气的小女孩。

    “为什么?”白凛风挑了挑眉。

    一想到她也许会因为自己接下来要讲的话,又吃惊的张大嘴,他就想笑。

    头一次,他的人生中出现了一个有趣、让他不得不注意的女人。

    “因为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我。而我,就是雇用你的对象。”他扯着嘴角淡淡的笑了,笑意直达眼底。

    下一秒——

    “你说什么?你?雇用我的人?”让她每个月领六万薪水的老板、金主、大爷?

    “不可能。”打死她都不相信。隶小奴想也不想的用力摇头。

    “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白凛风好奇她为何会说的如此斩钉截铁。

    “因为老板说是一位白小姐雇用我的。”

    “是一位白小姐帮我找人没错。”

    他一向不习惯家人以外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不过,眼前这有趣的女人……他倒是不介意,而且他还十分期待有她的生活。

    “你有什么证据?”隶小奴双眉打结在一块,想到要和这男人—块生活,她心里就相当不安。

    “有,那名白小姐是我的妹妹,而要工作的地方是这里,地址也写这里,而这里是我的家,我呢!则是那位白小姐的哥哥,白凛风。这下,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他好笑的等着她变脸。

    如果他没猜错,一分钟后,这间屋内将有个女人会大声的哀号,然后……欲哭无泪的后悔自己接下了这份工作。

    隶小奴微微颤动着唇,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上的合约,又看看朝她含笑点头的白凛风。

    “呜呜呜……唔哇——”

    她、她不要六万了,能不能不要和他两个人住在一块?她会紧张!

    能不能不要算毁约、能不能给她另一个六万块薪水的家管职务、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工作啊——

    还用问,当然是不行。

    这是隶小奴在这工作的第二个星期了。

    这天,一大早,她先是为自己准备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早餐,接着来到庭院浇花,顺道做了个舒服的晨光浴。

    在这里的工作算是十分的轻松,不但自由自在没人管,更好的是和她当初所预期的不太一样。

    “还好那时候没有一时冲动辞职。”她一面擦着电视柜,一面哼着歌。

    虽然主人的性别和原本想的不一样,不过大致的工作情形,倒和老板说的没啥不同。

    身为警务人员的白凛风,真的很少很少待在家中,一个星期顶多三天。

    而且他每次回到家,若是晚上,就会先吃完她准备的晚餐,若是一大早回来,便会先享用她准备的早点,接着就会回到自己的房内,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就又出门了。

    不过,隶小奴搞不懂,当初的她,怎么会笨到以为洗衣机内那几件大到不行的衬衫,会是属于女人的衣物?更没察觉那些贴身衣物属于男人?

    唉!想来可真是糗大了。

    “擦擦擦,这里擦一擦,那里擦一擦,干干净净……”挥开这些小小小的烦恼问题,她心情可说是愉快得不得了。

    总是她一个人的屋子,感觉像是她自己的家,更且比她自己的家还要好,要舒适许多。

    只除了……

    每一次白凛风回来的时候,她总是紧张得能躲就躲,能和他避免谈话,就尽可能闪得远远。

    其实人家也不是什么大野狼,只是她一见到他,就会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要是他再靠近她一些,她全身就会僵硬得像木头一样。

    而且,他对她算是很大方了。

    他告诉自己,虽然他不一定每天都在家,不过仍会在薪水之外,每个月给她五万元的家用打理费,随便她如何使用。

    五万元耶!当她一听见这数字时,脑中浮现的是一大堆的钱漫天飞来飞去,多得让她惊讶不已。

    想想她自己平时一个月的花费,绝对不会超过五千元,这会人家竞要给她五万元!?

    而他这主人却不是每天在家吃住,这根本就太多了!

    但他却说应该的,因为她必须负责家中的一切开销。

    虽然他给的金额过多,但像她这样的好宝宝,绝对不会把钱拿去做私用。她总是仔仔细细的记帐,把用的每一块钱都老老实实记下来。

    “哇!干净了,整理完了。”隶小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整齐又干净的屋内,里里外外一尘不染,连一丝丝的灰尘也没有,这才叫做家嘛!

    “都做完了,那现在要做什么呢?”看着被打扫干净的屋子,她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衣服?早洗好了,也晒了。

    厨房?她也重新擦过了。

    庭院?清过了。

    鱼?喂过了。

    那……

    “好吧!整理楼上的房间好了。”

    她说完马上行动,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提着装有清洁剂的水桶,朝楼上的方向走去。

    一个人虽然自由自在,不过没人可以和她说话,她倒是有一点点感到寂寞,只能自言自语。

    尤其她不算是个安静的人,一整天下来,没半个人和她聊天,她想自己迟早会变得自闭!

    来到二楼,隶小奴打开了白凛风的卧房,接着走了进去,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

    这一间呈现暗色调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墙上的衣柜,和一间不小的浴室外,里头什么也没有。

    真要说是干净吗?不如说是单调到无趣。

    冷冷清清、呆呆板板的,连点活力也没有。

    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还会在这加上一个书柜,上头放满自己喜爱的书,接着买几副画回来挂,让它有点生趣。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白凛风的为人了。”简单少言。隶小奴撇撇嘴,自言自语的说。

    她拉开了他的衣柜,将里头挂在衣架上的衬衫,重新整理过一次。

    里头排放整齐的衣物,是她昨天的杰作,因为她实在太无聊了,所以只好把它们全部重拿了出来,再整理一次。

    因为除了这个房间和她自己的房间外,楼上就没别的房间可以整理了。

    走廊上和他房间相对的是她的房间,当初她来到这时,因为没有任何人在,所以她便自己挑选房间住。

    他的房门上了锁,三楼看来是书房,四楼的两间房间,则连张床都没摆,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住在他的对面,那是唯一有家具的房间。

    “总而言之,这个家好冷清!”她大喊。

    连一点温度也没有!

    没办法罗!没人嘛!

    “唉!看来不用半年,大概一个月我就要变成自闭儿了。”

    她现在已经会和庭院中的鱼说话了,唉。

    “为什么会变成自闭儿?”

    男人低沉的嗓音突然自后头传来,吓得隶小奴差点叫出声。

    她一转头,看到男人的脸孔,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拍拍自己胸口。

    这男人怎么搞的,老爱吓人,走路也不出声。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抱歉,我没想到会吓到你。”刚才从警局回来的白凛风一脸歉意的说。

    他的脸上明显有着疲惫,看来又是两天没睡了。

    “算了,你吃了吗?还是要先洗澡?”看他累成这样,隶小奴也不打算和他计较。

    她知道他身为警务人员,一定很忙,且压力很大。

    她拿起抹布和水桶,将它放在门外,接着从衣柜里为他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知道他马上就得走了。

    “我先洗,洗好了得请你帮我准备一份吃的带走,我赶着回警局。”

    这几天,他正忙于暗中调查,是哪一个警察泄露情报的事情,所以已有三天没有回来了。

    其实先前的他原本就很少回家,有时在警局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如今有她在后,连白凛风自己也没察觉,只要一有时间,他几乎都会回来,也许时间待的不长,不过,回家这件事对他而言,已经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了。

    “哦!好,水正在放,你待会就可以去洗了,我下去帮你做些吃的。”隶小奴将衣物放在浴室内,又帮他将水注入浴缸内,交代完后,然后转身离开他的房内。

    “谢了。”白凛风感激的朝她笑了笑。

    白凛风和隶小奴都没发现,两人间的相处模式,不像主仆关系,反而更亲密一点,像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