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有个狂野老公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辰晞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要不要先回房去休息?”到了家中,隶小奴小心翼翼的扶着白凛风,就怕一个不小心害他摔倒了。

    “不用了,我坐这就好。”白凛风比了比沙发,一点也不想独自一人关在房内。

    他一手搭在隶小奴的肩上,慢慢的走向沙发的位置。

    也不知是刻意的,还是真有这么一回事,白凛风看来似乎走得很吃力,身上有四分之一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

    “小心一点,小心一点,我们慢慢走。”瞧他走得很痛苦的模样,隶小奴担心的不断提醒着他。

    她的心思全放在担忧他的伤口上,完全忘了之前自己在面对他时,有多么不自在,尤其此刻,两人间的距离又是如此的接近。

    “谢谢。”两人终于来到了沙发旁,白凛风一坐下后,神情显得舒缓许多。

    “别客气啦!你在这坐一下,我去煮饭。”她将门外的东西给拿进来,又直奔进厨房。

    看着她小小忙碌的身影,白凛风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划过心头。

    这一切,说来还得感谢白恩。

    白恩还以为自己没发现,方才他对那名医生作了催眠术,说他需要回家静养是骗人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待在家中。

    白恩这样做,无疑是过分了些……

    说白恩过分,那他自己呢?是不是更过分?

    明知自己的情况,却顺着白恩的意,顺理成章的继续当个病患。

    或许,在他的内心中,也想这么做吧!

    不为什么,只因他似乎喜欢上有她陪伴的日子。

    虽然她来这里的时间不长,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轻易让他养成喜欢她陪伴的习惯。

    也因如此,方才,当他听见她将照顾他一事,当成责任和工作时,会这么生气。

    又在听见她说希望有他的陪伴时,内心感到十分喜悦。

    环视着井然有序、一尘不染的屋内,这里让他开始有家的感觉。

    是因为她在的关系吗?

    过去他并非没有和女人交往过,只是交往了几个对象后,他的内心越来越感觉有种无法填满的空虚,最后,他发现没有一个女人,能填补他体内那抹空洞,便将全部的心力摆在工作上。

    白凛风的目光看向隶小奴的方向。

    而今……她却轻易做到了,在短短的时间内,她已成为这个家的一分子。

    “来了来了,这是炒饭,你先吃,待会我再炖个鸡汤给你补一补。”这时,隶小奴正好走出厨房。

    她快速的做了几样简单的料理,又煮了一碗蛋花汤,她将食物拿到客厅,摆在他的面前。

    “只有一份?那你呢?吃什么?”白凛风看着眼前的东西问。

    “我?我不饿,你自己吃,等会我帮你放水。”隶小奴理所当然的说,这是白凛风每次回到家,她的工作之一。

    白凛风听了她的话后,看了看自己被包扎起来的腿。“我不以为这样的我有办法洗。”

    “哦!对不起,我忘了。”隶小奴突然想起他目前的情况。“那……怎么办?”

    “今天就别洗了。”他理所当然的说,接着吃起眼前的炒饭。

    “不行!会有细菌。”她快速的摇着头,眼中有着坚持。

    “那你说,该怎么办?”他瞧向她,有趣的问。

    “不然,擦一下身子好了,等会吃完饭你就回房,我帮你提一桶水。”

    “好。”

    “那我先把这些衣服拿去——”隶小奴将原本带去医院要换洗的衣物拿出来,准备朝后院走去。

    “小奴。”白凛风唤住她。

    “嗯?”她没发觉他对她改变了称呼。

    “坐下来陪我聊一聊。”白凛风比了比身旁的座位。

    “可是我……”还有工作。

    平时她就不是个会偷懒的人,现在他这老板人就在她面前,且还是她来到这后,第一次准备住在家里,她说什么也得尽好本分。

    “先摆着吧!回到家自己一个人吃怪不习惯。”

    “哦!那……好吧!”隶小奴紧紧拿着手上的衣物,快速的坐在他的对面,和他大眼瞪小眼。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到一个事实——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这段时问,自己将每天和他相处在一块!

    紧张吗?有一点,尤其是今天,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一见着他,就心跳加快,紧接着呼吸困难,再来就忍不住想逃。

    矛盾的是,她却又喜悦的不得了,有他的陪伴,她将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待在家中,有个人能陪她说话,有个人能在她身旁,有个人能让她排解孤独,而那个人是他……

    拥有这样复杂的心情,让她心里又是紧张又是甜蜜,虽然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甜蜜什么。

    “你……很怕我吗?”白凛风发现她不知神游到哪一处去了。

    “不、不会。”她猛地回过神,发现自己竞看着他的脸发呆,困窘的用力摇头。

    “我很难相处?”因为她面对他时,说话不是结结巴巴,就是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她皱了皱眉,偏着头想了又想,接着又摇头。

    “你习惯和每个男人保持距离?还是只针对我?”她的不语让他用力的叹了一口气。

    除了方才搀扶他时,她和他相当接近外,其余时间,她对他总是战战兢兢,就像现在。

    “我……呃……”隶小奴低下头扭动手指,犹豫该不该跟他承认,每次见到她,她总会紧张。

    “算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们要相处在一块一段时间,如果每次见到我,你都害怕成这样,会让我误以为自己是毒蛇猛兽。”他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无奈,好似因她的举动而感到受伤。

    说受伤其实没这么夸张,只是有一些失落,但他还是故意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

    “对不起。”隶小奴低着头,感到内疚。

    明明人家是这家的主人,该是她去迎合人家才对,而不是让人家来配合她。

    她好想告诉他,自己其实并非真这么怕他,只是在他身旁,她会紧张,心跳加快,不知所措,连她都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情形,又怎么跟他解释呢?

    她的不安,白凛风看在眼底,他自口中缓缓逸出叹气声。

    “算了,你上去吧!”必须一步一步来。

    也许在第一次见着她时,他对她太凶,导致她对他心存恐惧也说不定。

    “我、我……那我上去了。”她想说些话,却难过的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

    隶小奴无神的走上楼梯,不时回头看着独自一人,默默坐在沙发上的白凛风,心中的内疚和自责更加严重。

    隶小奴,你到底在干什么?人家都对你释出善意了,你还在那装模作样的,这样的你真的很讨人厌!她忍不住在心中咒骂起自己来。

    不行!走在楼梯上的人儿停下了脚步,她冷不防转过身,眼中浮现了某种坚定的决心。

    “白凛风,我告诉你!”她用力吸了一口气,大声喊出。

    沙发上的男人站起身,向前跨了一步,想听她要说什么。

    “其实我不是怕你,也不是讨厌你,事实上这只是我个人的问题,因为每次见到你,我、我……我就会……啊——”隶小奴太激动的向前走了一步,却忘了自己人正站在楼梯上,一时不察,踩了个空,眼看就要自楼梯上摔了下去。

    完了!

    她紧紧闭上眼,等待摔倒在地上后疼痛的感觉。

    出乎她意料之外,该有的疼痛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软软的感觉。

    “咦?不痛?”她可不记得家中的地板上有铺上垫子。

    “你不痛,我可痛了。”在她的下方,男人低沉的嗓音传出。

    “什么?啊——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没有怎么样?”隶小奴惊呼出声,白凛风微微勾起嘴角,比了比她的身子,—不意她最好起身。

    幸好他警觉性够快,冲过来充当她的软垫,要不她可怜的小脸蛋恐怕已吻上坚硬的地板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啊——”她挣扎的想起身,没想到又被他的腿给绊倒,整个人跌进他的怀中。

    然后……和他的唇吻上!

    两人同时吃惊的瞪大了双目看着彼此。

    下一秒,白凛风微微笑了,他清楚感觉到脑中此刻浮现的想法。

    而隶小奴则是惊愕的动弹不得,任由两人的双唇继续紧贴在一块。

    她、她、她到底在干嘛?瞧她让自己出了什么样的糗!

    她吻他!她竟然不小心亲了他!?老天!

    她回神,慌乱的自他身上爬了起来,白皙的脸蛋此刻如被煮熟的虾子般涨红,心跳也不停加快。

    连她自己都能听得见,此刻自己的心跳声大得有多么吓人,更何况方才人在她身下的白凛风,他一定也听见了吧!

    呜……她为什么会出这样的糗?

    他该不会以为她在吃他的豆腐吧?

    呜呜呜……这样她更加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了啦!

    如果可以,隶小奴真有股冲动,干脆一头撞墙死算了。

    低头,她发现躺在地上的男人眉头微微皱起,一手抚着受伤的腿,看来是在救她时扯到伤口了。

    “你没事吧?我扶你,对不起,明明你都受伤了,还让你救我。”顾不得此刻的难为情和丢脸,隶小奴伸手将白凛风给扶了起来。

    “没关系,要是连你也受伤了,谁来照顾我?”白凛风皮笑肉不笑的安慰她。

    原本没什么大碍的腿,在接下她时被她狠狠的压了一记,看来是真的受伤了。

    “我、我带你去看医生好了,还是……”她拿出口袋里,方才白恩留给她的电话。“我打给你的父亲,请他送你到医院。”

    “不用了,请白恩更麻烦。”一提到白恩,白凛风想也不想的摇头。

    真要让他知道了,说不定白恩会以照顾他为由住进这里,然后以他爱动物成痴的个性,他的家不久就会变成另一所动物园。

    “那……那你的伤……”隶小奴急得红了眼,泪汪汪的双眼紧紧盯着他瞧,神情显得无助又自责。

    他明明受了伤,才从医院回来的,为什么她会这么不小心,为什么会这么不注意,让他还得救她?

    “别自责,我没事,真的,扶我到沙发上就好。”他的语气像怕吓着她般的轻柔,眼中带着温柔,温暖的笑意同时浮现在他嘴边。

    看!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好。

    白凛风突然庆幸方才奋不顾身救了她,才得到这样的结果。

    “痛不痛?”终于,他坐在沙发上,隶小奴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察看他的腿伤。

    淡淡的血渍渗出,透在白色绷带上,让人看了很刺眼。

    “流血了……”一定很痛。

    隶小奴朝他的伤口轻轻吹着气,嘟起的小嘴微微颤动着。

    “不会痛。”这点小疼痛,比不上他内心逐渐升高的喜悦。

    他伸出手抚上自己的腿,却感觉手臂吃痛了起来。

    “怎么了吗?啊!你的手也在流血!”隶小奴看见他的右手臂处,似乎被划到,出现一道伤口。

    “看来是刚才急着救你,不小心弄到的。”他一面说,一面看着她快速拿出医药箱,蹲在他面前,小心翼翼为他处理伤口,

    “都是我,笨手笨脚的才会害了你,”血不停的自他伤口处流下,隶小奴又是难过又是心疼。

    他连指责她一句都没有,害得她罪恶感持续加深。

    终于,她将他手上的伤给包扎好。

    “还很痛吗?”

    望着她眼中的心疼和不舍,白凛风含笑的摇摇头。

    她这样的举动,早让他忘了伤痛。

    “来,我喂你好了。”隶小奴拿起桌上的碗。

    他的手被她包扎得紧紧的,右手恐怕无法灵活动作。

    白凛风什么话也没说,任由她一口一口,将眼前的食物送入他的口内。

    这对他而言无非是种享受,尤其是在他发现自己的心意后。

    没错,就在刚刚,他发现自己对她似乎有了特别的感情。

    而那种感情似乎越来越强烈,一股深深埋在他体内的热情似乎逐渐苏醒,快速充满全身。

    看着她的脸蛋,他内心有着幸福满足的感觉。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她的一举一动将牵动他的目光及心情。

    隶小奴的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脸庞,看着他俊帅迷人的刚毅线条,她实在无法移开视线。

    但随即,她想起方才的那一吻,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飘动目光,再也没有看他的勇气。

    仿佛过了一世纪这么长,才把食物喂完。

    隶小奴松了一口气的看着已空的碗。

    “要上楼去休息吗?”

    “好。”白凛风点头笑着。

    他的视线始终盯着她瞧,她的无措和尴尬明显浮在脸上,她不停的扭动手指,透出此刻的不安和慌乱。

    但在他看来,却是这么的可爱和迷人。

    他在意她,且非常肯定,自己对她投注的感情将越来越深。

    白凛风实在不解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发生,过去交往的女人,从未有人让他有过这样深刻的感受。

    “我扶你。”顾不得内心的慌乱和加快速度的心跳,她伸出手来抓住他的手,就怕一个万一,又让他受伤了。

    两人相握的那一刻,彷佛有一股电流划过彼此心头——

    隶小奴心一惊,连忙收回手,搞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白凛风也惊愕的盯着自己的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呃……我、我们上楼吧!”隶小奴尴尬的笑了笑,又再一次扶住他,只是这一次,她小心的不再握住他的手,改为扶着他的手臂。

    “好。”甩开脑中浮现的疑问,白凛风任由她扶着上楼。

    刚才的那一次接触,他相信她也感觉到了,只是令他不解的是,为何两人会发生这种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