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嫡医行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受伤
作者:江南安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这箭是针对李洹的,只是偏了而已,还是本来就是冲着自己的。
  宁绾苦笑一声,没有多大的绪。
  倒是李洹,想也不想便朝着宁绾扑了过去,动作快得,让在场的一众人都傻了眼。
  就连宁绾,都没想到李洹会有这样的举动。
  她瞪大眼睛,看着李洹飞挡在她跟前,而这一切,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
  换作是她,她一定不能做到这样迅速的。
  宁绾听着皮被利箭刺穿的声音,直接愣住了。
  “主子!”
  明智最先反应过来,大步跑到李洹旁边,见李洹还护着宁绾,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急得像是锅上的蚂蚁。
  其他人也慌慌张张跑上前,一个比一个惊慌惶恐。
  李洹只道,“忙你们的去吧。”
  要不是李洹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众人战战兢兢,哪敢先走。
  望着怀里目瞪口呆的宁绾,李洹松开手,忍俊不,“方才怎不见你被吓到?”
  宁绾这才回神似的,对明智道,“快,快找御医。”
  “马车上有药。”李洹说着,伸手要去拔肩膀上的利箭。
  “不行的!”宁绾忙道,“还是找御医吧。”
  言语间,利箭拔出,鲜血一下子溅了出来。
  李洹只看了一眼,便将箭扔到了地上,牵了宁绾的手往马车处走。
  突然回过头对明智说,“这件事,不要声张。”
  明智点头,忙着去安排。
  上去马车,宁绾翻出了药匣子,打开来,却是一脸茫然。
  李南给她的药都是写下了名字和用法的,这药匣子里装的却只是些瓶瓶罐罐,什么也没写。
  李洹看得笑了,“原来思官对药理真的是一窍不通,我还以为传闻是假的。”
  “都这时候了还有闲心说笑吗?”宁绾恼怒的瞪了李洹一眼,旋即想着李洹也是因为她受伤的,她这么凶巴巴的未免让人心寒,不由放柔了语气,说,“哪个是止血的?止血过后也要用药是不是?用哪个药?”
  李洹依旧笑着,将要用的药瓶找出来,给宁绾说了用法后,伸手去解衣带。
  “我来吧。”宁绾忙上前,跪坐在李洹跟前,替李洹解了衣带。
  李洹来不及细细察看宁绾焦急的神色,宁绾已起去到背后。
  “箭有没有毒?万一有毒,那可得快些回去王府,若是晚了可如何是好。明智要去多久?要不还是先回宫吧?”
  柔软的手绢擦拭着伤口上的鲜血。
  手上动作不停,嘴里也絮絮叨叨说着话。
  动作倒是麻利,很快就止了血,再是上药。
  “就这样就可以了吗?”宁绾问。
  李洹浅浅的嗯了一声。
  宁绾便拿过药匣子里的轻纱,一圈圈往李洹肩膀处缠。
  “思官。”李洹喊。
  “嗯。”宁绾应了,说,“包扎得不好,我自己尚且看不下去。”
  “思官……”李洹又喊。
  “啊?是不是哪里没弄好?”宁绾将轻纱打了结,将多余的用剪刀剪去,这才惭愧道,“我平时只是为人易容时会用一用轻纱,上药什么的,是不大懂的。”
  李洹叹息,“我只是想告诉你,没那么严重,不用缠那么多轻纱。”
  宁绾点头,又要去解轻纱。
  李洹彻底忍不住笑,一手宁绾拽了在旁边坐下,道,“就这样吧,你别这么紧张,没有毒,也当真不严重。”
  如果只是看李洹的反应,从头到尾,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确实是不严重的。
  可是箭头尽数没入皮,又流了这么多鲜血,实在不该是不严重。
  宁绾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着李洹的衣裳还是敞开的,便伸手去为李洹穿衣。
  动作轻柔不已。
  将衣裳拉过肩膀时,瞥见李洹的耳朵微微泛红,宁绾的脸一下子也涨红不已。
  是,隔得太近了。
  晓得宁绾尴尬,李洹故意转了话题,说,“应该是韩霖让人做的,在宴会上时,他便看了你许久,该是怀疑你的份了。”
  心里怀疑,立马就出手了,韩霖这人,还真是一点儿都等不得。
  在宣国也这样放肆,胆子真是够大的。
  “纵使他知道了也无妨,韩长雪要找颜神医,需得经由我的手,他们自然不敢乱说话。”宁绾没好气儿的说。
  李洹笑得越发粲然,颇是幸灾乐祸的说,“那这样一来,你今天的努力不都白费了?让韩长雪去王府,不就是为了让韩长雪多接近一下我?如此一来,你暴露了,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就没用了。”
  “你这人!”宁绾正在给李洹系腰带,闻言,狠狠将腰带一勒。
  李洹忍着笑,马上求饶,“好了好了,我说笑的,派来试探的人未必就能活着回去复命,再说了,韩霖试探是韩霖的事,未必就会告诉韩长雪,韩长雪肯定还是会到王府拜访的。你之前怎么想的便怎么做,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绝不搅局。”
  不搅局才怪,她前脚设局,他后脚破局,这不是搅局是什么?
  宁绾将腰带拴好,正好明智回来,说事办妥了,便坐到一边不说话了。
  马车辘辘的往前走。
  李洹突然发问,“思官,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不让人把这件事说出去?”
  还用问吗?
  堂堂王爷舍去护一个奴婢,这事儿说出去,聪明人都晓得是什么意思了。
  要是让皇帝晓得她好端端的,什么事儿也没有,非要装出无药可救的模样,非得新帐旧账一起算,要了她的小命儿。
  李洹不说,不正是为她着想,不愿意横生枝节……
  “思官,还要去见王叔吗?”李洹紧接着就问。
  宁绾无言以对。
  李洹幼稚起来的时候,真的像个孩子似的。
  见宁绾不答话,李洹马上委委屈屈的喊一声,“思官。”
  声音又软又酥,直教宁绾半边子都麻了去。
  宁绾无奈道,“不去了,乏了,回去王府睡觉。”
  “那你坐过来一点,隔太远了,我抱不到。你也知道,我手伤了,不方便。”李洹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觉悟。
  宁绾也绝对不给李洹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机会。
  她连李洹边都不坐了,端起药匣子,蹲在角落里,便开始研究那些瓶瓶罐罐,余光都不给李洹。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或搜索/度/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