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真真是登对的璧人
作者:轻寒公子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淑妃这话说的真是滴水不漏,皇后和贵妃,甚至将军夫人、宰相夫人都有个千金,皇后的女儿出嫁了,但是四公主还在跟前呢。
  姚淑妃的话一出,适才吹捧司马映雪的宫嫔面色有些不自然。
  因为她们收了将军的好处刚才只夸了司马小姐实乃愚蠢啊,现在又开始担心得罪了有女儿的贵妃和皇后,此时皆沉默许多。
  姚淑妃又道,“暄儿虽然也不小了,却还是孩子玩性没个长进,自是配不上映雪这么好的姑娘。要说这梁王真是不错的,可惜他心坚得很,至今不肯续娶,自然是不能考虑的。以本宫看啊,最最与映雪相配的便是咱们的齐王。”
  梁王虽然人品脾性皆好,但总归是连皇帝的指婚都拒了,众千金庆幸他仍未娶之余,也暂时掐灭了对梁王的幻想。
  其实袁贵妃早就有这么个打算,此时也频频点头,偶尔瞟向那一旁温婉羞涩的司马映雪。
  话到此,众女眷多少都明白了,这是在撮合齐王和司马大小姐啊。
  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来,“可不是吗?齐王最是沉稳低调的人,这司马小姐也是一等一的娴静性子,真真是登对的璧人啊!这事还要看贵妃娘娘的意思哦。”
  众人都晓得贵妃娘娘一直在张罗着这事,原本打算这次秋后秀选,就为齐王定下正侧妃的人选。
  那袁贵妃笑得合不拢嘴,“要说本宫也是个瞎忙的,一个夏天一个秋天,忙活着张罗,怎么就忘了司马将军家的女儿?哎呀,你们看本宫的脑子啊!”
  说这就作势扶了扶头,好似得了伤风,众人又安慰袁贵妃两句,让她别太过操劳。???   ?·
  一旁的皇后淡淡瞟了一眼,似乎有些个不忿,不过这袁贵妃并不把那皇后放在眼里。
  “其实也不是本宫健忘,前段日子盛传着京城慕名去将军府提亲的,都踏破了门槛,本宫想着,就我们家那阿昭的冷面,真真怕亏待了映雪。”
  袁贵妃这番话说出来,在座的诰命夫人也皆不敢吱声了,这司马映雪美名在外,各府邸的公子哥们都去求过。后来传出那司马大小姐谁也没看上,说是心仪齐王,才绝了众人求亲的道路。
  袁贵妃原先担心司马映雪美名在外反倒招蜂引蝶的,尤其她知道齐王性冷,不喜那样的姑娘。
  “映雪,到本宫面前来。”
  于是那司马映雪就款款走了过来,袁贵妃摸着她那一双和葱白一般的白嫩双手,就啧啧称赞起来,“这纤纤玉手倒将本宫的比下去了。”
  司马映雪八面玲珑着呢,“贵妃娘娘真是抬举了,映雪怎及娘娘的一分?”
  此时,不明真相的桃夭夭正站在离女眷远的地方看热闹,只隐约听见众人齐齐夸赞司马映雪如何好,这一刻,她眸中浮现出艳羡的光。
  也许若不是因为宇文昭,她这辈子都不会在意那些娘娘们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原来,娘娘们喜欢的是那样能端得住的姑娘,既温婉贤淑,又美丽大方,甚至还巾帼不让须眉。
  桃夭夭第一次感到自卑,自己琴棋书画不及她人,大周的礼仪规矩总学不好,甚至马都骑得不好。
  相比之下,司马映雪就是那美丽洁白的天鹅,而自己不过是只丑小鸭。
  桃夭夭却忘掉一个前提就是司马映雪的出身,如若她不是大将军之女,哪怕司马映雪再美再好,也不会让这些贵妇们赞美她一句。
  正在发呆时,华歆走了过来,“叶蓁!我就不该回来!”
  桃夭夭看着华歆,她好像不快乐的样子,“公主,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着?看不出今天那司马家都买通了一圈人似的?就她那临时抱佛脚的骑术能得第二?不就是为了凸显她的优秀吗?!呸!本公主得了这个比赛的第一,都觉得丢人!早知道我不参加了!”
  “什么?不是吧?”
  桃夭夭难以置信,她骑技不行,看不出这里头的门道,但是华歆看得出来。
  华歆拉过她的手,“走,去马厩里给你挑一匹温顺的母马,下午陪我一起骑马去。”
  “公主……我骑术不行,就别丢脸了。”桃夭夭因为上回落马连累了宇文昭遇刺,心里有了阴影。
  “叶蓁,你不学永远学不会的!三哥既然让你跟着我,说明三哥对我还是认可的!”
  待挑回来马,已经迫近午时。
  午膳时间到了,狩猎队伍并不会回来用午膳,他们是在山中生火。
  留在营帐地用餐的皆是女眷,桃夭夭老远见她们聊得热火朝天的,那华歆也要时常应付她母妃的传召,因而时不时的她就落了单。
  后来桃夭夭想,倒不如趁着这会儿功夫自己去试一试那新挑的马匹。
  秋阳正烈,原野上并无几人。
  “驾!驾!”
  桃夭夭一跃上马,秋原上策马奔走,迎着风,倒十分的惬意。
  渐渐地,她忘记了上午的不快,目光忽然投向远处的狩猎山区,只看见彩旗插满了山岗,迎风招展。
  她驻马而望,有些个出神。
  宇文昭他们要什么时候回来啊?
  华歆也一直没有露面。
  桃夭夭抬头看看日头,想到这会儿正是午休时分,也许公主累了已经午睡了,忽然有一种被遗忘的失落感。
  骑马路过一片的山岗时,她忽然看见那里有一片红石,衬在泛黄的秋天里十分的耀眼。
  她生了好奇,马儿不由地往那地方走去。
  桃夭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入了一个可怕的地方。
  马儿散蹄,她骑着马在这儿熘达。
  恍然才发现,这红石坡离着上午见到黑衣神秘人的丘陵很近。
  可是为什么,上午没瞧见那片好看的红石呢?
  “叱,叱!”
  她打马想骑上这片红石,奈何这马儿却拧着头,就是不肯上红石,无奈之下,桃夭夭便下了马,将马拴在一旁的树干上。
  这石头甚美,其上连草都没长,十分的巨大。
  她在山坡的石头上走来走去,四下望去才看明白地形,难怪上午没瞧见这片红石,那是因为红石是在山坡的阴面,山坡的阳面下则有一片树林,上午黑衣人就消失在树林里。
  想起了华歆所说的话,那边怪异的很,连指南针都会出错。
  不知为何,桃夭夭忽然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发冷。
  待低头看去,见脚下的红石隐隐像有鲜红的血往外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