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宅斗什么的...
作者:残梦旧殇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邵洵美也知道了赵氏看起来水光圆润的原因,因为她的“情敌”,家里的霍乱分子,还有害她流产从此安全的罪魁祸首从此消失了。
  而那女的不是别人,就是那天在皇宫宴会上邵洵美正要救赵氏,那打扮说话妖里妖气的女子,还被邵洵美说了一顿。那女子是赵氏婆母,也是现在镇国公的夫人,目前后院说了算的女人的远房侄女,娘家人。在赵氏成亲半年后就有镇国公夫人做主进了府做了沐世子的姨娘。而这位姨娘进府后,依仗这个靠山在后院飞行跋扈的,那争宠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要不是她娘家势力不给力,赵氏娘家势力强大,恐怕这姨娘被扶成平妻都有可能。
  而这位姨娘进府后,沐世子因为她的美貌和身段宠爱过一段时间,后来就扔到了一边。
  而赵氏成亲都四年了,其中怀孕两次,全都莫名掉了胎,因此这次怀孕特别谨慎,却还是防不胜防,差一点在宫宴之上流了产。
  当时邵洵美提醒她说怀孕后不要少佩戴有香气的荷包,其中话大有深意。而她回来之后,才知道那凝神静气的香气是依兰花香,而荷包里面还有不少的月季花草籽。依兰花虽然有凝神安眠的作用,但是却也有强烈的催情效果,会引起宫缩的效果,这赵氏本来就习惯性流产,闻多了这香气,流产几率自然大多了。而且那月季花本来就有活血调经的作用,孕妇禁用的,这不是摆明了就是陷害么?那么前两次她流产也是极有可能被陷害的。
  赵氏立刻告诉了自己的夫君,在两人不动声色的顺藤摸瓜之下,查到这件事竟然是这位姨娘的手段,本来这位姨娘平素就爱种些花草调香之类的,哪曾想到竟然是害人的手段呢?
  都以为这位姨娘胸大无脑,原来人家还是有勇有谋,手段狠毒的宅斗高手呢!
  而且,恰恰宫宴上上的那道糕点中还含有少量的桃仁粉来调味增鲜的,分量很少,孕妇服用也没事。哪曾想过赵氏是习惯性流产,还佩戴了如此危险的东西呢?
  所以阴差阳错又如此巧合的情况下,赵氏吃了糕点没多久就腹痛发作了。也才有了后来邵洵美用银针救她的行为。
  而那位姨娘因为邵洵美在众人面前说她****而且还有难以开口的病症,这几天来被人议论了好几天,让整个镇国公府跟着蒙羞,沐世子更是脸上无光,再加上她还做出如此恶毒之事,按照家法来说,暗害嫡母之子就是沉井也不为过。要知道,按照本朝律例,只有先有了正室生出嫡子之后,那些妾室门才能断掉避子汤有资格生孩子。
  所以说,这位姨娘简直脑子进水了,还上赶着暗害嫡母嫡子,大约她是想着让赵氏一直流产到最后不孕不育或者直接死掉,她就有扶正的机会了。
  不过貌似妾室扶正这种行为在大魏国也是行不通的?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而那位镇国公夫人大约是真的疼爱这位娘家人,最后挡着竟然把她发送到了家庙了事。而赵氏很是为婆母体贴,非常贤良的同意了这提议。
  而即使如此,这位镇国公夫人也头疼身子不舒服了好几天,这不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所以才没有出现在邵洵美和赵氏会面的过程中。
  而沐世子因为自己母亲这一提议而对自己的妻子很是愧疚,再加上这孩子如此凶险的来之不易,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格外的疼惜尊敬赵氏。
  所以赵氏这些日子过得很舒心,所以也就越发的红光满面了。
  邵洵美听到这些,不禁叹道:这古代的宅斗还真是应有尽有,花样百出啊!想想就瘆得慌,幸好她这王府里就她这么一个王妃,那些侧妃姨娘什么的都跟着定王生活在南方。不然的话,她觉得应付这些就有些吃力,简直暗箭伤人,防不胜防啊。
  很快的到了中午,赵氏让人上了一桌精美的菜肴,和她在娘家宁国府里吃的规格差不多,热菜,凉菜,汤品,糕点,荤素搭配,共有三十二道菜,看起来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而且这里面就赵氏和她两人吃,席间食不言寝不语的,虽然没有宁国公府那么压抑无聊,但是她胃口也没有开怀多少。
  吃完之后,邵洵美给她重新把了脉,随后又检查了她保胎的方子都是请太医重新拟的,而她的脉象尽管还有些弱,但是没有大碍。
  邵洵美嘱咐了她一些吃食上的注意事项,还有几个保胎药膳的方子,又嘱咐她最好在她怀孕期间禁止同房这一事项。尽管孕妇三个月后可以同房,不过她这身子还是算了吧!
  而当邵洵美说到这里的时候,赵氏俏脸红红的,甚至连耳尖都红色欲滴,语若蚊蝇:“嗯,知道了。谢谢洵美姐姐的嘱咐。”
  而邵洵美再次拍了拍自己的头:忘记了这古代大约有怀孕后禁止夫妻同房这一说法?她还以为是现代呢!
  最后邵洵美告辞,而赵氏这次又准备了不少的东西让她带着,邵洵美直接推辞了,双方推让好一番,邵洵美才稹起了脸貌似生气似的开口:“不是把我当成朋友叫姐姐么?怎么还如此的礼让客气啊?再这样的话,以后我可不来了啊!”
  赵氏这才让人收了起来,然后扶着腰把人送上了轿子才返了回去。
  而邵洵美又坐上了马车准备回王府,马在平坦宽阔的街道上行驶的十分平稳,让邵洵美有些昏昏欲睡,忽然马车停了下来,而外面的车夫声音里有些停顿和一丝不解:“王妃,翰林院侍讲学士陆大人好像在我们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