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龙腾 > 正文
第三十三章:致命棺材 化形蛇女
作者:辛寒窗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森伯纳与那名翻译还愣在当场时,朱文奎双脚已在魔王所在的塔基内着陆!

  朱文奎双脚触地,他将剑挺在胸前,双目精光闪灼,在黑暗中搜寻着那传说中的蛇王魔影!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蛇王!

  这塔基内的布置十分之简陋!上下四方均被厚重的钢铁所包围!只在中心的位置,放有一钢造的棺材!棺材上刻满了古老的文字和各种符印!

  除此之外,这间室子内,可谓别无他物!

  不过,朱文奎又注意到了一个地方!那是左边墙壁上有一个破洞!这个破洞足可供一个成年人出入!洞口竟漏下一线阳光!

  对于几天时间都未能再见阳光的朱文奎来说,这从洞口上漏下来的光线确实能叫他紧张的神经松弛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会想到,这个洞口可能是刚刚才裂开的!因为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泥屑正从洞口里掉下来!

  而且那洞口上的钢铁,也留存着新被撞裂的痕迹!这又使得朱文奎第一个念头想到,这可能就是蛇王破关而出时,撞出来的通路!因为直到现在为止,朱文奎并没有在这间铁室里看到五十条黑蛇妖、蛇蝎公子秦红雷和传说中被封于此处的蛇王!他只看到了一口棺材而已!

  一切的迹像,好像都在表明,那蛇王已经破关而出!

  朱文奎小心翼翼的来到那个洞口边,细心查看!发现这个洞口往上斜伸,并不算陡峭!洞口尽头有明亮的光线。让人想见,那就是地面上的阳光!看来,他们出去的时候,可以不必原路返回!从这个新裂开的大洞爬出去,可能更早的能到达外面,与守在外面的耶律乘风会面!

  看来,“蛇蝎公子”秦红雷和蛇王都已从这个洞逃出去了!

  朱文奎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松弛了下来!说实在的,现在他真感到有些虚脱!毕竟刚才太紧张了!

  朱文奎坐倒地上休息!可是还没等他坐热屁股!突然“咯”的一个响声,震碎了铁室内的宁静!朱文奎被吓得心头发毛!

  这声音从哪里传来?

  “咯——”又一声响动,震得朱文奎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眼上!不过,这回他可算听清楚了!声音是从那口钢造的棺材里发出来的!

  朱文奎霍的站起,紧紧捏着手中的剑,身上不由得冒下冷汗来!

  “咯——”又一声响动从棺材里传来!

  朱文奎握着黑龙剑一步一步的走近那口棺材!这时,在他的心中有一个疑问——难道那个蛇王并没有逃出去,还藏在棺材中吗?

  无论如何,朱文奎决定快刀斩乱麻!他认定那棺材中必无善类,所以扑上去劈出一剑,欲将那棺材拦腰斩成两截!以黑龙剑的锋利加上他的雄厚内力,他有信心将这口铁造的棺材劈断!

  可是,就在朱文奎的剑刚要劈中那棺材的时候,那棺材霍的像活了一般,从地上竖起来,荡开了正自劈下的黑龙剑!

  执剑的朱文奎只感觉这棺材里传来一股大力,荡得他连人带剑往一旁滚去!

  滚往地上的朱文奎连忙顺势来一个前翻再度站直身子,回剑直刺那棺材!

  这棺材就像活了的武林高手一般!倏的往一旁一移去,竟再度避开了朱文奎的攻击!

  朱文奎又追击了一剑,可是那棺材再次移动,还是避过了他的攻击!不过奇怪的是,这棺材虽移动得比他的剑还快,但并没有反击!

  朱文奎握着手中的剑,不由得心惊胆颤!这棺材里藏的究竟是什么?怎么一口棺材竟似长了眼睛、长了脚一般,懂得移形换位呢!他大吼为自己助威道:“何方妖怪?还不快快现身受死!”

  “嘻嘻嘻嘻”棺材中竟传出一阵甜美的笑声来,接着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棺材内传出道:“小子,我不出去,你进棺材里来,我们一起玩耍好不好?”

  朱文奎没想到这棺材竟还能发出人声来,不由得倒退了两步!此时他听见这酷似女孩子的声音!心中越发狐疑!大着胆子吼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棺材里?再不出来,可别怪小爷我剑下无情!”

  “嘻嘻嘻”棺材道:“好小子,剑法不咋样,吹牛的本事却是一流!这样吧,我与你打个赌怎么样?”

  朱文奎:“赌什么?”

  棺材:“赌你不能将我逼出棺材外,而我却能将你拉进棺材内来!你看好不好?”

  朱文奎闻言,不由得大笑道:“好!”说罢便举剑又要刺!

  棺材:“慢!”

  “怎么的,你怕了?”朱文奎此时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说也奇怪,未开战时,特别紧张,可是自从开战以来,他的心就变得平稳,而不再忐忑了!之前,他认为在这塔基内,遇到的可能是些面目狰狞无比的怪物!可是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是这么有趣的一回事!

  棺材道:“谁怕了!我们还没有说赌注呢!”

  “噢”朱文奎回道:“好,你说吧!”

  棺材:“如果我输了,自是任你处置。如果你输了,那应如何呢?”

  朱文奎想了想,觉得如果自己当真被对方拉入棺材内,那万事俱休矣,也没什么好说的!当下笑道:“我输了,便也任你处置!”

  棺材:“嘻嘻,小子,你是来杀妖的,自然是想除掉我!可是我却无心伤你,所以说让我‘处置’你,我还真不知应该怎样处置你来着!嘻嘻!”

  朱文奎奇道:“噢!你就那么自信一定能胜我吗?那你来说说,究竟要我怎样!”

  棺材:“自信!那是一定要有的!这样吧,如果我胜了,你就得答应我三件事,怎么样?”

  朱文奎问道:“哪三件事?”

  棺材:“这三件事,现在我还没想好!”

  朱文奎留了个心眼道:“噢,是吗?不过,我这次前来是要杀妖的!任你巧舌如簧,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呵呵呵”棺材,“小子,又在说大话!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你能将我逼出棺材去,我就任你处置!这话说白了,那就是只要你有本事,便可将我的命取去!如果你没这本事,那就答应我三件事!如何?”

  朱文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这个赌局对自己有什么坏处!当下道:“你说的话,可是当真?”

  棺材:“当真!”

  “好!一言为定!看剑!”朱文奎说罢立时出剑!这回他学聪明了,展开由破水身法,如一道闪电般接近棺材,并且手中施出在对阵狼群时,欧阳顺才教给他的剑术!

  “叮——”的一声,黑龙剑剑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在棺材板上!

  那棺材显然没想到朱文奎身法那么快!所以动迟了半步,棺材板被刺出一个小口子来!不过立时,那棺材便以极快的速度移动起来,以致于朱文奎再刺时,竟刺了一个空!

  “咦——,没想到,你小子有这么快的身法!”那棺材边移动边笑道!

  朱文奎手中剑不停,冷笑道:“你的移动得也够快的!”

  “嘻嘻,我不止移动得快,而且我还会反击!看招!”棺材说罢,那棺材板便突然飞了出去,直砸向朱文奎!

  朱文奎急以黑龙剑格档!可是忽然间,一阵风从他左侧扫过,那口没了盖子的棺材竟以肉眼难于觉察的速度移动到他身后,而且从身后扑了过来!

  此时,朱文奎前有棺材盖,后有棺材,腹背受敌!他只来得及对付一方!他要对付前面的棺材板,便难免被从后面扑来的棺材给套住!他要对付后面的棺材,便难免被前面的棺材板给打到!

  两难之际!朱文奎想也不想,当即回转剑锋,从左胁下往后面刺去!与此同时,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让身子往后急退!这一来,那从后面扑来的棺材自然就会套住了他,可是那个还处身在棺材里的“敌人”也会因此而死在他的剑下!

  这一招,是朱文奎临急悟出来的急招!风险极大,一个不好,便落个玉石俱焚的下场!不过,临了、急了,他只能以命搏命!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朱文奎竟能临时使出这样不要命的招数!被迫大叫一声:“好小子!”便从棺材中跳出,飞到了外面!

  朱文奎从胁下穿出的一剑刺在了棺材底上!他成功的将敌人逼到棺材外,可时并没有赢!因为就在将对方逼出棺材的同时,他落在了棺材里!还没等他看清楚那个从棺材里逃出去的敌人,那面棺材板便“咣——”的一声,合了上来,将他在棺材里封了个严实!

  朱文奎想拔剑,可是剑已动不了!因为剑锋刺在棺底,而剑柄却被棺盖顶着,根本无法再动一下!他想推开棺盖,可谁知那棺盖撞上来后,四个边角又同时“咯——”的一声响动,与棺身粘了个结实,跟本无法挣动!

  看来,棺盖与棺身之间有机关,彼此在瞬间锁住了对方!

  朱文奎心头大骇!不过他此前与欧阳顺才在一起时,有过真气灌注铁门以开门闩的经验!此时,只能故技重施!他双掌按在棺盖上,真气也随之涌入棺盖内!一时间,随着真气的蔓延,他能清楚觉察到棺盖上的情况!原来在棺材盖的四个边角,确有机关与棺身锁在一起!

  相比于初入子虚国秘道时,朱文奎体内那股来自先天高手的真气已经大部分被开发出来!他此时完全可以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以意驱气,破去棺材上的机关,逃身出去!

  朱文奎在这瞬间里让自己的真气遍布棺材身!他要以意驱气,破开棺材上的机关!

  棺材外的敌人嘻嘻笑着道:“怎么样,被关到棺材里了吧?”

  朱文奎一面运气,一面道:“你还一样,被我逼了出去!”

  “呵呵!那我们之间,并未分出胜负!”棺材外的人道,“现在我们再来打一个赌,你看好不好!”

  “赌什么?”朱文奎道!

  棺材外的敌人冷声道:“赌我们的命?”

  朱文奎心中不由得一寒!刚才与对方交战时,他自己杀气腾腾!可是并没感觉到对方的杀气!可是此时情况不同了,他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

  可是,此时自己被锁在棺材内,与对方交站,先失了兵家三要的“地利”!情况可谓不妙得很!

  说时迟,那时快!朱文奎以意驱气,想同时将棺材四个边角上的机关同时打开!可是这样一来,一心四用,真气也被平均分成了四股,结果力道不够,一道机关都没打开!

  看来,只能专注一心,逐一打开,才会成功!可是这样一来,必定会耗用的时间较长,没办法!看来只好以说话先来拖延对方,以便赢得更多的时间!

  朱文奎故意笑道:“怎么?刚才第一赌时,没想要我的命!现在却变了主意,想要我的命!是不是因为不自信了!”

  棺材外的敌人冷笑道:“随你怎么说!不过,你的本事,着实让我意外!如果我现在不杀你,只怕以后你便会成为我的劲敌了!所以,与其留有后患,不如斩草除根!”

  在敌人说完这句话时,朱文奎已经成功的打开了一道机关!可是没想到,机关打开时,由于弹簧暴伸,竟发出“咯——”的一声响动!

  这个响动使得朱文奎想以言语拖住对方的机心完全暴露!

  棺外敌人立时警觉!当他听出朱文奎只成功开启一道机关时,不由冷笑道:“小子,原来你嘴里与我说话,私底下却不老实!嘿嘿,我看,另外三道机关你就别费心了!因为你已经没有机会了!”说完这句话,棺材外的敌人便一掌向棺材拍来!

  棺内的朱文奎此时由于真气贯注的缘故,已经人棺一体!他虽不能看清棺外的敌人是什么样子!可是却能清楚感知到对方威猛的掌劲!

  来不及再去开启其它机关,朱文奎急忙以意驱气,使得那口棺材移动起来!避过对方的掌劲!可是连避对方三掌后,朱文奎明白过来,知道自己身在棺材内,无法施展拳脚,和对方斗招式,结果只会一败涂地!为今之际,只能靠比拼内力,才有可能反败为胜!

  心中计议已定!朱文奎故意未施全力,移动得慢一些,于致于让对方的掌连拍在棺材上两次!

  对方第一次拍中棺材的时候,朱文奎只以八分真劲抵挡!并闷哼一声!连人带子棺材飞出三丈外!

  对方第二次拍中棺材的时候,朱文奎只以五分真劲抵挡!并且惨叫了一声!连人带棺材飞撞到室壁上,落下时,再也立不起来!

  说实在的,连中两掌,确实叫朱文奎受伤不轻!他真的喉头涌血,咸到了嘴里!可是,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换取一个机会!

  欲取先予,欲得先舍!朱文奎之所以一而再的减弱真气去抵挡对方的进攻!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误以为他已伤重,无力再抵挡!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后关头,出其不意的挫伤对方!

  棺材外的棺材外,见朱文奎的抵抗力减弱,而且此时连人带棺倒在地上,立不起来!不由得心中得意!他以为胜算在握!所以扑上去!发出最后一掌,欲将朱文奎连人带棺拍扁!

  可是就在棺外的敌人即将接近棺材的刹那,棺内的朱文奎大吼一声,真气暴发,连人带棺从地上暴飞起来,向敌人撞过去!

  棺外的敌人哪料有此变化,急忙以双掌去推棺材!可是他刚才只准备“拍”,而并没准备“准”!如今事出仓促,只好用“拍”的真力去做“推”的动作!这样一来,十成的真力发挥不出八成的威力来!

  而棺内的朱文奎早有预谋!此时更是全力出手!十成十的真力打过去!

  两人隔着棺材板,真力互拼!“砰——”的一声暴响,棺人乍分,无论是连人带棺的朱文奎,还是只是孓然一身棺外敌人,均飞撞到室壁上!

  从室壁上落下时,谁都受了重伤!一时之间,谁也无法再站起来!

  这一战的结果,竟是打了个平手——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