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在率土当大佬 > 正文
2 破烂的小城
作者:汪逸白

【兔几小说网 www.czsrd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半时分,我坐在大殿内的王座之上,说是大殿,其实就是一个破烂的瓦房,说是瓦房,其实屋顶就几块瓦。

    木质的房子破败不堪,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一阵又一阵过顶风吹在我到处打着补丁的霸气龙袍上。(过顶风,就是风从房子四面吹进来,然后从屋顶吹上去……)

    “所以?我当董卓被玩家大军砍头之后?现在又变成了一个城主?然后我可能还成了一名玩家?”

    我看着我破破烂烂的大殿,表情越发严肃,内心逐渐崩溃。

    这特喵我是哪门子的玩家?以前玩率土之滨放大看自己的小城好歹看着有个富丽堂皇的样子。轮到我这豪华小城就变成破烂小城了?

    不,这还不是破烂小城,我顺着左边那面倒塌的墙往外望去,一览无余的荒野,到处都是垮掉的房子,稀稀拉拉的几个比我房子还烂的泥巴茅草房可怜的立在那里。

    “你确定这是小城?而且还是玩家小城?”

    我陷入了沉思……

    “主公!我曹某人来投奔了!”

    隔老远我听到了一声咆哮,紧接着是一个锦衣玉袍的中年人一把将我大殿的前门推开。

    “啪!”我的那两个扇看着还算八成新的前门轰然倒地。

    我呆在了那里,曹某人也呆在了那里。

    半饷……

    “劳资的门!”

    我瞪大眼睛大吼一声,提着刀就向曹某人走去,杀气泠然。

    “主公!你且听我……”曹某人看着我提刀过来,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急忙向我解释。

    “我听你个妈卖批!”

    我没给曹某人说完,麻利的就是一刀将曹某人枭首,动作之快,血不沾刀。但我自己却被喷了一脸。

    “我就剩这这两扇前门拿的出手了,你一下就给我搞坏了,我砍不死你。”我咧咧了一句,用衣袖将脸上的血擦个干净。

    而曹某人的人头则是瞪大双眼,眼中写满了震惊,仔细去看似乎还带着一丝幽怨。

    “来人啊!”我对着门外大吼一声。

    半天才有两个穿着布衣腰挂制式长刀的人慢慢走进来,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把这人给我抬出去埋了。”我叫了一句,看着两人抬着曹某人正要出门。

    我眼睛一亮,又把他们拦了下来。

    我看着曹某人的尸身,眉头紧蹙,陷入沉思。

    过去半饷……

    “你们,把他衣服给我扒了给我换上,死了穿这么好,浪费了。”

    两个军士低着头,心有灵犀的嘴角一抽,然后赶紧将曹某人尸体的衣服扒了给我穿上。

    “我穿着咋样。”

    “回禀主公,合身得很。”

    “嗯,不错不错,这话我爱听,抬下去吧。”

    “是!”

    “哎等等,他刚刚说他是谁来着?我就顾着他弄坏我门了。”

    “主公,他刚刚在外面说他是曹某人。”

    “曹某人?”我面色一变。

    卧槽,曹操?率土里面送的四星曹操卡?新手引导?难道?接下来还有贼兵来袭?

    “报!主公!大事不好了,外面有一大群贼匪将我们城门给围了。”一个军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脸的惶恐。

    “怕个甚,我城主将何在,让他拉几十号弟兄把那群贼兵灭了丫的。”我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在我的印象中,新手引导那贼兵是很好过得,随便派个将带个100兵马就能给灭了,而且还不损兵。

    “主……主公!咱们,没有将领!全城加起来,也就20号人,他们,有100多人。”

    ……

    ……

    我和在场三名军士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这特喵是有人在整我?”

    ……

    我带着怀疑人生的脸色向城门处走去。

    一路上看着破烂的建筑,路上连个鸟毛都没有。

    我这时确定了,绝对有人在整我。

    走到城墙处,我看着城墙上站着的20号人,一个个都是穿着破破烂烂的布衣,一根已经破的到处是洞的小旗子病殃殃的挂在城头,且那20号军士都是一脸悲壮的躲在墙跺后面不敢露头。

    而反观城外那一百多号贼匪,兵强马壮,衣物制式统一,大旗飘扬,士气十足。

    我不禁怀疑,这特喵到底谁是正规军谁是贼匪。

    “各位英雄好汉,不知各位光临本城有何贵干。”我猫在墙跺里,只露出一个头,脸上满是客气和讨好,也不管下面的贼匪能不能看得见。

    按照军士当时看我的想法,那就是一脸的贱笑。

    我只想说,小命要紧小命要紧,不能怪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英雄好汉?你还是第一个这样说我们的,土墙上的懦夫们,老子是贼,乖乖把你们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否则我们就要大开杀戒了。”贼匪头头站在队伍前面,嚣张的对着我大喊。

    “噼里啪啦!”我还没出声,我手下那20几号人已经将手里的长刀身上的银两都扔了出去。

    “你们特喵……”我看着手下的军士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扔出去。不由嘴角一撇,心里大骂一群怂比。

    紧接着我潇洒的将腰间的配剑也丢了出去,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又将身上的死人衣服也脱了下来,丢了出去。万一他们撕票,我穿着内衣往地上一躺,没准就活下来了。

    这不是怂,这是战略,没错,留得狗命在,不怕没柴烧。

    “各位壮士,我们就这点家当全给扔出来了,请各位壮士不要冲动,和平解决问题。”我穿着内衣对着外面大吼。

    “哈哈哈哈哈,算你识相,小的们,东西拿走,咱们撤退,土墙上的弟兄咱们下次再见,哈哈哈哈哈……”

    下次再见?我对这句话突然产生了某种误解。

    但我也没有深究,看着贼匪们离去,顿时大出了一口气。

    “你们给我列队站好!”刚才对着贼匪那种嬉皮笑脸的贱相被严肃取代。

    我穿着内衣看着下面站好的20号人,他们一个个不敢抬头看我,都是一脸不自然的做各种小动作。

    我看着他们担惊受怕的样子,不由又嚣张了起来。

    “谁让你们把武器丢出去的,我真为你们丢人!来,就你,瞅我的那个,你说,你为什么把武器丢了!”

    “回禀主公!这种情况不丢武器就是丢命,而且主公你也丢了!”军士如实回答。

    “来人,把这人拖去砍了!”活的不耐烦了,敢反驳我。

    “主公!”下面的有个军士欲言又止。

    “你说!”

    “我们刀,都被贼匪抢走了……”

    ……